鹤松
 
 

【周黄】最卑微的愿望(下)

*上篇前有周队装醉吃豆腐在前,badbad


轮回有个七巧玲珑心,就是江波涛本人,周泽楷对于江波涛是非常信任的,但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敬畏的心在,他是个话术高手,往往有一些小细节需要去和周泽楷做商榷的时候不会直截了当地开口,通常都是妥帖地询问周泽楷本人的意见之后,再补充地将自己的一些看法穿插进去,周泽楷偶尔能够敏感的捕捉到自己和江波涛意见相左的场合,都能被江波涛巧妙地结合而交出一个合适的结果,周泽楷虽然寡言少语,但也不是个随意将主动权交付给别人的人,江波涛也深谙此道,因而两人合作多年自然也是从善如流。

 

而周泽楷很少面临这样的场合,或许许多事情被放置在在他面前之前,就已经有了一个需要他填补缺口,需要筹办和敲定的工作,想要建立亲密关系的柔软女孩,合作方绵软惬意的奉承话语,他虽然很少坦陈心曲,但在不断的成长过程中逐渐可以分辨这些想要靠近他的因素,可以没有太大负罪感地轻易接受也不断在他人的话语中意识到并开始恰当的运用起自己的价值,他应当是比较幸运的那群男孩,知道自己的魅力,并且逐渐驾轻就熟地摆出会被喜欢的眼神或者动作,这一切发生的并不刻意,只是他稀松平常生活中牵扯出的简单一环。

 

而黄少天好像他旋转的地球仪下无法准确按住的那个地标。

 

他不曾指望过有多少情投意合的可能性,不过却按捺曾经有几次几欲开口去袒露心迹的场合,他擅长观察他的一举一动,但是这一套熟悉的动作下,但却无法得出一个合情合理的结论,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打动他,用什么样湿漉漉的眼神或是嗓音迷惑他,对他而言都太过困难了,而无论多少温柔抚慰的情话,其本质都是为了粗暴的拥有他。

 

那天轮回主场作战,大家在赛场上厮杀的焦灼火热,下了场握了手到底还是熟人一场,主场自然便是东道主,顺理成章就是晚上由轮回做东,这场大家打的势均力敌,轮回小胜比分一点儿,大家自然也不顾多少比赛的嫌隙,狠狠地宰了东道主一顿,没有酒精的觥筹交错也没扫半分的兴。这次饭桌上还有一位负责队伍接洽的年轻女孩,主要是顾及到队伍合作广告的事情,于情于理自然也带着这位女孩一起带上了。饭桌上多了一位妙龄女青年,大家自然也是规矩了不少,平时饭桌上撒泼打滚花样百出的男青年一改躁动,各个体面绅士地扒着眼前的饭,像是生怕筷子伸长了一寸有多不合适似的。

 

“哎哟真是赶早不如赶巧。”

一声粗响又带着一点酒气的混沌嗓音打破了原有的一派和谐的饭桌气氛,大家还迷迷糊糊处于不了解状况的情况下干瞪着眼,喻文州和周泽楷就起身点了点头,饭桌上的各位也在只言片语中了解了眼前这位喝的面红耳赤的男性也就是这次投了一大笔让两队进行共同拍摄的广告商,而这副沉湎于酒精浑浑噩噩的尊容自然也让在座各位实在没法心生半分喜爱。

他和两位队长简单的寒暄了几句,便又拿出了酒桌上谈生意的那套以酒拉人情的手段,手里晃晃荡荡举着一个不稳的杯子,金黄色的液体在里面不安地抖动着,硬是强扯见面就是缘分云云,非要感情深一口闷,职业选手自然是对于酒精产品尽最大可能的敬而远之,喻文州简单解释了几句,对方不知是否听懂了便在那里懵懵懂懂地跟着点头,摆出心领神会地样子。

“既然影响各位职业生涯,某也不勉强了。”

“那不如坐在那里的那位小姐来代劳吧。”

 

黄少天生平随谈不上多古道热肠,但到底还是有颗孤胆英雄英雄救美的心,虽然作为电竞选手和商业接洽往来的并不算多,但酒桌饭局上这套规矩自然是懂的,女孩子在这种情况下无疑便成为了推杯换盏的狩猎对象,还没等饭桌上另外几位挺身而出,甚至还没等喻文州出来打圆场,他便自告奋勇地接过酒杯换上一套没心没肺的样子接过话匣子。

“唉也没说不能偶尔喝喝吗别扫人家兴吗我来我来,唉这位老板慧眼识珠啊希望未来多多合作啊。”

于是也没仔细看酒杯里到底多少酒就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之下一干而尽,还得意的倒了倒杯底以示客气,对方仅仅是调侃女孩几句,也没想到黄少天这么一个直爽的性子,刚起了兴致想要同黄少天再喝上一轮,就被江波涛几句好言好语打发走了。

 

由于接到了比赛上的一些通知,喻文州和几位蓝雨队员就先行离开了,负责接送的车子座位有限,黄少天也体贴地表示就不和大家挤位置了,喻文州走前向他抬了抬眼皮。“那就不给少天留车了,你喝了点酒也不方便开。”

 

黄少天自然地摆了摆手:“队长就别操心我了赶紧回去吧,老冯这一小时打了三五个电话来了,不知道地还以为要发圣旨让你做太子了呢。”

“手机里有软件吗,少天记得提前叫车。”

“没事,一会儿我让周泽楷顺路送我呗。”

 

正在翻着手机页面的周泽楷忽然被cue,疑惑地抬起头看着面色有些泛红的黄少天,对方立马睁大了眼睛,急切地发问:“不是吧你没开车来!?我真的要一个人回酒店啊!周泽楷你是不是让人太失望!?”

周泽楷没有多大表情地摇了摇头,转而对喻文州说:“放心,我来送。”

 

黄少天跟着周泽楷回地下车库的时候还是叽里呱啦没有一刻愿意停下嘴巴,脚步有些虚浮地跟在周泽楷的身后,周泽楷本能地想要搀扶他都被他一把推开,他用眼神一个劲儿检索着地下车库的车辆,忽然径直走向一辆红色的法拉利,指着车头认真的对周泽楷发问,“是这辆吗?”

周泽楷心理默默吐槽别用你的品味来猜测我,转身便摁亮了身后一辆黑色的轿车,黄少天便识相地跟过去,转了一圈仔细打量了一下漆黑的车身,大力地拍了拍车头竖起的小LOGO,发表总结陈词:“不错!”

“…………”周泽楷第一次载醉汉回家,没想到黄少天醉前醉后地样子居然相差并不大。他体贴的替黄少天打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还没等把张牙舞爪的黄少天塞进车门,对方就机警地卡在车门之间,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挑挑眉毛暗示着副驾驶的位置,半调侃地开口:“女朋友不介意啊。”

周泽楷没有接话,先把笑的一脸暧昧地黄少天塞进车里,再转身坐进车里转动钥匙启动车辆,本来想着说几句“就算有女朋友为什么要介意异性友人坐副驾驶”,想了想还是没说出口,于是在倒车时候就顺嘴说了一句“没有女朋友”。

 

黄少天自觉地给自己拉上了安全带,也没有接着这个话题继续往下深问,就是口齿不轻嘟囔了几句,然后开始了几声干巴巴毫无意义地傻笑。周泽楷不做他想,大部分时候他对于黄少天还是个正人君子,也没打算干什么乘人之危的事情,猜想他是真的醉了,一心只想着赶紧让他回去喝杯热的牛奶醒醒酒。黄少天还算是安分地坐在车里,嘴巴却一刻不停地开始做些无意义的感慨,“周泽楷你倒车的样子还是挺帅的。”

周泽楷心里咯噔一下,还没来得转头给黄少天一个在这个情况下合适而礼貌的善意微笑,黄少天就继续兀自感慨起来。“啊……我当年学倒车入库,真的好难,被教练骂的我的天,至今我还有心理阴影。”周泽楷还没礼貌的嗯两句,黄少天就继续开始搞起了周泽楷地个人崇拜。

“唉周泽楷你这个表很好看啊,机械表是吧,感觉很成熟很酷啊,还挺适合你。”

“我就不行了,感觉好像还撑不起这种表,年纪还太小了呵呵呵呵呵”

“啊我忘了你好像比我还小是吧,长得有点着急啊你,我叫你一声哥哥都有人相信吧哈哈哈哈哈”

“我好像还是比较喜欢我这个表,卡西欧,限量款,哎哎你看一眼。”

周泽楷眼观鼻鼻观心,正打足十二分地精神在高架上开车,不敌黄少天语速惊人,醉了酒又极为烦人,只好抽出一秒遂了黄少天的心愿来一起欣赏一下他的爱表。

黄少天按了按表一侧地按键;“你看,夜光的。”

周泽楷:“…………”

 

晚高峰地高架格外地拥堵,平日里十几分钟便可开过的路程硬生生是拖了将近三十分钟,导航显示前方道路更为拥堵,大批车流缓慢地移动过程中,周泽楷自然也不敢有丝毫的怠慢,握着方向盘适时地调整着车的位置,黄少天方才有些说累了,侧着头眯着眼睛,有好一会儿没有吱声,周泽楷猜测他是睡着了,便也安静地完成自己的司机职责。

他的手漫不经心地敲打着方向盘的时候忽然听见身边保险带解锁的一声清亮的响声,转头就看见黄少天不耐烦地解开了保险带的束缚,头靠着座椅开始大口的喘气。周泽楷侧过头有些紧张地看他,黄少天一脸疲惫的倦容,不知是否方才有稍作休憩,当下眉头紧锁,一只手腾出来紧紧捏着眉心,像是周泽楷偶尔捕捉到他的狠戾时刻,周泽楷本能地伸出一只手想穿过他有些长长的刘海去一探他的脸色,刚刚抬起的手就被黄少天不动声色地挡了回去。他揪着眉头有些烦躁地向周泽楷解释,“没事,带子太紧勒着胃了,有点难受。”

周泽楷的手还有些尴尬地停留在半空中,不知道黄少天究竟算是酒醒了没有,现下只能翻着车中是否有塑料袋等以备黄少天不时之需,还没等他打开车内的储物区,一只手就紧紧握住了他带着手表的手腕,冰冷的表带带着一股寒冷的温度让他忽然一下镇定,随之而来感受到的就是那只手温度的高热,烫的他有些恍神,尤其是意识到这份热源来自于黄少天之后,更是有些心神不宁,下意识感觉黄少天的手即将抽离的时候,他几乎是有按住他的冲动的。

 

而黄少天似乎也并未从酒精中完全清醒,握着周泽楷的手也没有松开,只是松松垮垮的扣着对方的手腕,一副大脑不受控的模样,目光也没什么焦点,只是背靠着后方和周泽楷语焉不详地解释自己不会轻易吐的,休息一会就好。

 

当下车流皆被困在夏日的夜色之中动弹不得,就像困在狭小车内的周泽楷和他有些躁动不安的心情,因为现在的停滞导致车流也无法前进,周泽楷便放任黄少天有些无赖地抓着自己开车的手无意识摩挲的行为,甚至并不愿意就此抽回自己的手,身旁是来往停下的轿车闪烁的迷离的灯光,黄少天头侧在一旁,甚至无法辨认是否还清醒着,周泽楷便任由这样有些旖旎而放任意味的氛围继续下去,心脏却不自觉的感到强烈的收缩,或许意识到紧张的只有他,车外的热气随着窗的缝隙不断进入车内,每一个分子都让人压抑着燥热的气息,他有些颓败地打开了空调,松开衬衫地扣子好让自己对这夏夜的闷热有所交代。

 

但是天空没有露出一丝的破绽,甚至没有星点星光的迷惑。

 

黄少天逐渐没了声响,表盘上红色指示灯还在不断的闪烁,周泽楷侧过身去想看看黄少天是否已经沉沉地睡了过去,刚刚偏过身来想为黄少天系上安全带以防车子颠簸带来的问题,几乎是一翻转身过去握住副驾驶安全带的时候黄少天就把头转了过来,直直地靠在了周泽楷的胸口,不均匀的呼吸全数喷洒在周泽楷衬衫的缝隙中,一个不安分的脑袋还在周泽楷胸口乱动,他几乎是深深吸了一口气才让自己没有丧心病狂直接按住黄少天的双手让他不要乱动,黄少天便嗡声瓮气在他胸口下面嘟囔了一句周泽楷你要把我闷死吗。

 

他妥帖的帮他扣好了安全带,前方道路已经畅通了许多,他也打算继续开动赶紧把这位不要命的小祖宗送回酒店,黄少天看起来是真的醉了,自从醒了之后就一直在抱怨周泽楷为他系上安全带的时候衬衫领口露出一段的项链链条隔到了自己的脸,周泽楷还没来得及回应几句,黄少天的手便轻而易举地探到他的胸口前,食指轻松一拨便将项链整个从周泽楷的衬衫衣领中拎了出来,挂着的吊坠稳稳当当的落在了黄少天的掌心里,这一回,周泽楷直接了当的握住了黄少天温度偏高的手腕,漆黑的氛围倒像是助长了他的盲目,甚至有些绝望地想着,真醉的人果然要比当年装醉的自己玩得大多了。

 

黄少天也不急不恼,并没有甩开周泽楷暧昧十足地握着自己的那双手,静静地摩挲着项链的吊坠,带着酒气含糊不清地问周泽楷:“唉…………克罗心啊?”

“嗯。”

“你不常戴项链啊,还是这么骚包的,呵呵呵呵”

“我很喜欢克罗心的。”黄少天打了一个响亮的酒嗝,仿佛刚才那个说克罗心骚包的人并不是自己,“唉你记得吗,我以前,带过克罗心的耳钉,你见过吗,第七赛季,第八赛季??”他比着手势在周泽楷面前晃来晃去,“我好像不记得了哈哈哈。”于是又像每一个喝醉酒地人一样开始反反复复问圈儿话,“你记得吗周泽楷?”

仿佛酒壮的不是黄少天而是周泽楷的胆子,他倒是坦诚的过分,“我记得。”然后又不着痕迹地看了正在玩弄自己吊坠的黄少天一眼,补了一句。“你戴了很好看。”

黄少天倒是格外高兴了,又开始了干巴巴的傻笑,然后问他说怎么观察这么仔细,周泽楷你这小子是不是暗恋我哈哈哈哈,周泽楷握着方向盘的手都有些沁出了汗,在无数种设想里,没有一个应当表白的场景是当下这个暧昧又混沌的场合,或许黄少天应当是喜欢郑重而真诚的,喜欢自己应当露出后辈羞涩而紧张的神情的,就像许许多多的人心目中最喜欢的那个属于周泽楷形象的样子的,而不管是任何一种场合,都不会比当下的情况更水到渠成了,周泽楷几乎是做好了开口后黄少天当下或是第二天早上任何一种逃避或者厌恶神情的可能性,准备开口将一切画上句号或是问号的刹那,黄少天直接把自己的话接了过去,了然于心的开口大声说到。

“一定超——喜欢是不是!!”

“既然那么喜欢我的话,我答应你一个愿望好不好。”

 

周泽楷诧异地低头看他,发现对方的目光焦点并不在自己的身上,而是漫不经心地盯着自己的那根项链玩得不亦乐乎,脸上除了倦容却是一点点嬉笑的表情也没有,从周泽楷的视野看过去只有他略略弯曲的脊背和头顶黑发长出的一点儿发旋,如同阴天里偃卧的一团云朵,而大多数时候他都更像不屈不挠钢枪一些,也是少有而独享的柔软片段了,他手上的卡西欧手表随着他的动作一起摆动着,而周泽楷却独自回味着方才上车时候黄少天一连串的话。

 

黄少天醉酒之后是过分慷慨了。

周泽楷放弃任何全身而退的可能性了,他几乎是得逞于此时的主动权,在脑内设想了无数种无理又非分的要求之后,又几乎是自暴自弃的在这个不用承担任何情感责任的场合哑着嗓子向黄少天开口说。

“那叫一声哥哥吧”

 

——————————————————————————————————

把黄少天送到下榻的酒店已经是半小时之后的事情了,喻文州和郑轩二人在酒店大门口候着,当周泽楷把车停到二人面前的时候,便摇下车窗简单地和二人点头示意了一下,便想打开车门将黄少天扶下来。

 

正当周泽楷打算解开驾驶座的安全带时,黄少天便解开了自己的安全带,长手一伸便勾到了后排自己的双肩包,用着轻快明亮的熟悉语调坐在车里同喻文州郑轩二人打招呼便下了车,周泽楷赶紧打开车门想要去搀扶他以防他脚步虚浮像方才在地下车库那里走起S字步,就见他顺理成章拍上了郑轩的背然后站到了二人中间,大声地向喻文州说:“队长这么晚了还来接我真是太不好意思了,劳烦队长了!”然后目光定定地看着刚从车上下来的周泽楷,用上了同样的声调高声说“也麻烦你了啊周泽楷!”

 

周泽楷甚至还没来得及消化完黄少天走进酒店的那一个无解的背景,喻文州就先一步走向前来向周泽楷致谢,说谢谢周队这么晚把少天送回来。周泽楷一时不知道还未能从一小时前的魔幻画面里彻底清醒,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仅仅是他的一个普通的梦境,而喻文州的话将他拉回现实。

“没事,他喝醉了,应该的。”

喻文州疑惑的扬起眉毛,旋即便笑了出来。

“周队在说什么呀,少天是不会喝醉的,你是不是忘了。”

 

 

END

 

哭笑不得居然把几乎两年前的这篇写完了



评论(60)
热度(352)
© 鹤松|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