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松
 
 

【王杰希中心粮食】Around 28

*王杰希《小行星》的一片G文,七月的时候就写完了今天忽然翻出来看到,百转千回在心头~~

*依然是我钟爱的北上广三人组加上京城boy叶哥,粮食写多了都不会写恋爱了

*28岁的小王,飒



叶修在回到B市之后还算适应,跟着联盟一帮子挂着闲职的同事们精进了不少歪门邪道的江湖本事,最近不知哪门子妖风一吹又乐此不疲地兴起了看相,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叶修摸出了手机开始给王杰希发信息。

“最近学了点看相。”

 

王杰希眼观鼻鼻观心在床上一顿天人交战,辗转反侧还是无心睡眠,正在陷入是否人堪堪迈入中年陷入失眠危机,就听到手机不合时宜地响起了提示音,想着好生怪罪一下这个没眼力见儿的主,就看见叶修这个不合时宜没头没脑的消息。

“关公面前耍大刀。”

“这还要你教我,不是传闻中我能算卦看相吗。”

“你也说了是传闻了不是,你真能看相还不赶紧算算微草这个季度是不是吉人天相能拿冠军。”叶修退役多年,垃圾话依旧是宝刀不老,黄少天提了好几次想要把他和喻文州三人地聊天组改成是男人就在叶修面前坚持30秒。

叶修也问过几次,这个坚持30秒是什么意思,大家虽然都是因年老色衰被联盟抛弃的中老年选手,但好歹当年还都是联盟的中流砥柱,不至于对战连30秒都打不到吧,顺便又感叹了以下少天不仅仅是年老色衰手速也不及当年了,王杰希好心地提醒他,不是和你对战30秒,是坚持对话30秒还能不打您。叶修心领神会点点头,非常体贴地说大家都是年事已高,打打杀杀伤筋动骨的不太好,到时候腰折了腿折了,还得天天看喻文州那张变幻莫测的脸,恐怖恐怖。

 

“您有什么事儿快说吧,明儿还要去联盟。”

“说实话往常我也没怎么好好看过你这张脸。”

“您费心,我这脸没啥好看。”

“别介啊,唉我看你王大眼,虽然眼睛长的实在没啥契约精神,但是天庭饱满,额有伏犀骨,实在是贵人相。”

“嗯,继续。”

“嘿我说王大眼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啊,差不多得了啊。”

“我看您雅兴,不忍心打断你的好兴致。”

“那行吧你爱听我就再给你百度几段听听。”

王杰希头痛欲裂,被这位主搅得困意全无,拧开了床头灯摸了几颗睡眠软糖咀嚼了几下,一时间又意识到一会儿还要去重新刷牙,简直心力交瘁。

“你百度的什么关键字,男人富贵的面相?”

“女人应该嫁的理想夫君的面相。”

“行吧,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就别客气了。”

“唉还是你大眼料事如神,您看明天这例会我是不是……”

“行了知道了,帮你和老冯请假。”

“晚安了您。”

 

退役之后,王杰希和叶修算是同事了,叶修在总局谋了个差事,王杰希被冯主席千催万请连带软磨硬泡地拉回联盟做统筹工作,王杰希本是不太想回去联盟谋生了,倒不是顾着自己已经不复当年如日中天的面子官司,只是单纯地想顺理成章地回归简单生活,时不时在屏幕那头视奸一下微草动向。冯宪君见不得他在家图清闲做哪门子离休干部,王杰希还未退役前就一波又一波人给他送过去做洗脑思想工作,说你年轻人不能拈轻怕重啊,要担起联盟的未来啊,王杰希心想这都是我从前催眠别人地说辞,敢情这会儿子天道好轮回回到自个儿头上来了。于是等到那个赛季王杰希真正退役之后,马上被冯宪君的左膀右臂牛头马面们打包投入了联盟工作的第一线。

 

本质穿衣风格就是个普通直男,有一年暑假黄少天为了出公差来到B市,上飞机前就说今天要给王杰希搞什么袭击检查,王杰希认命地开着他那辆北京现代在三环上以一小时五百米的速度前进着,赶着去机场给黄少天做便宜司机,那边儿黄少天一刻不停地在耳机那边儿轰他。

 

黄少天退役之后去朋友的一家电子商社任职,到底是名声在外并且性格讨喜,进入了新的环境黄少天依旧混的风生水起,偶尔有次王杰希听到黄少天拿着个手机坐在他身边给乙方打电话接洽,依旧朝气的脸上一丁点儿稚嫩的痕迹也没有,垂着头核对着文件内容给对方做交接,一切从善如流发生的极为自然,那天王杰希也是用这个姿势开着车,侧着头看见黄少天专业熟稔的口吻和有点疲惫的神色,忽然有些恍若隔世的恍惚,从前那个飞扬跋扈的神气角色的样子,隐隐有些模糊了,王杰希努力想将两个形象的细枝末节重合起来,都有些徒劳无功。

 

王杰希赶到首都机场的时候黄少天已经坐在行李箱上等着了,他还是老习惯小幅度地坐着小幅度地跟着行李箱做小幅度打圈了。还没等王杰希走进,黄少天已经是一副难以言喻痛心疾首的表情在迎接他。

“王杰希你老实说有没有人吐槽过你这身衣服。”

“没有,你是第一个。”王杰希也是非常坦诚。

黄少天跟在王杰希身后更加满脸愁容了,“那你究竟生活在什么样的工作环境下,太令人心痛了王大眼。”

王杰希不明所以,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前印着巨大POLO样式的POLO衫,一时有些说不出话,只能尴尬地接一句还好吧,然后在黄少天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地眼神里补了一句“好歹是素色的……”

“哇你还好意思说,联盟究竟是什么样的审美品位不会你们工作人员一人七件POLO衫组成海澜之家一般的男人的衣柜吧我的天呐。”

黄少天很久没有一口气说那么多话了,连自己都觉得自个儿需要缓缓,于是招呼了王杰希给自己拿瓶矿泉水猛灌了一口然后继续发表高见。

“说真的王大眼,就你这一身现在和冯主席站在一起绝对有人觉得你是他亲侄子你信不信。”

“就算不做公众人物了你也不能轻易放弃形象管理是不是这个道理,你也不能自暴自弃穿成这样啊。”

“现在出差的场合多了很多,还是这样的衣服行动方便。”王杰希看了看黄少天有些沾湿的衬衫领口说,“还防汗。”

“唉……我和你说你现在这幅打扮来机场接人像什么你知道吗?”

“冯主席的亲侄子?”

“那还是抬举你了!简直像乡镇企业家,开个北京现代接我去高尔夫场手把手教我打高尔夫那种,我的天不行画面感太强烈了。”

王杰希退役之后时而也和同事打打无关痛痒的嘴炮,对于黄少天这些明显就是冲着人生攻击来的垃圾话都敬谢不敏了许多,这会儿还有闲情逸致同他打打趣。“要带你打高尔夫也不是不能够,但是一般手把手教高尔夫的情况,对方不应该穿个短裙之类的吗,我是这么理解的。”王杰希一本正经。

“我靠滚蛋吧王杰希。”

 

直到上车之前黄少天甚至还在王杰希把他的行李放上后备箱的时候抓住机会使劲隔应他,说王大眼你闪一边儿去让我看看你后备箱是不是放了一捧玫瑰花去接你的短裙情人。可惜王杰希没有哪门子短裙情人,手机里联络最频繁的还是他的扶贫专业对象叶修同志。

“说真的我毫不怀疑现在老叶的穿衣品味都比你强。”

“这衣服是我和叶修在双11一起团购的。”王杰希也开始和他胡扯。

“夭寿啦还能不能行了!丧权辱国啊王杰希!能不能出台个法令让你俩分开!我看你都被他带坏了现在嘴上还要占人便宜,很不实在啊王杰希。”

“不实在的人会让你今晚舟车劳顿之后去叶修家吃红烧鱼。”

黄少天马上表示王杰希是全B市最实在爽快的奔三男子,并且痛彻心扉地表达了自己并不是很想见某位满清遗老天地可鉴的真心,王杰希表示很受用,一溜烟儿就把车拐进熟悉的饭店车库里。

 

虽然不做职业选手也有几年了,出于健康和习惯考虑两人都没有点啤酒,假模假样的点了几罐起泡饮料也算是喝过了,这点倒是没怎么变,同当年做电竞选手一样,生活不可无可乐,可乐使人快乐。

 

黄少天公司最近接了一个大项目,过程可谓是百转千回九死一生,当然这是黄少天自己说的,王杰希时常会觉得黄少天这个口才不给他推荐去德云社简直是暴殄天物,屈才的很。吃的正酣的时候微信群有了新的消息,是广州二位和他的一个三人聊天小组,群名经常在变动,时而叫“一个人的夜我的心应该放在哪里”,时而叫single boy,时而又叫“不是single boy了你俩他妈是不是背着我搞对象了”,时而又叫“今天喻文州出差去北京了吗?去了。”基本上都是黄少天一个人自嗨改的,经常搞的王杰希打开微信群都云里雾里的,后来黄少天厌倦了这样名为改名实为diss的幼稚游戏后,大手一挥把群名改成了传统老实的北上广。

 

介于中间一个字总令人(黄少天)浮想联翩,于是喻文州好心的在群里建议要不要把小周拉进来让这个群名副其实一点,黄少天继续表示全身心的拒绝,并且有理有据的表示。

 

夜雨声烦:加了周泽楷群里说不定还是只有三个人说话,群成员却有四个人,看起来很像闹鬼。”

索克萨尔:小周进来了可以偶尔分享下自拍呀^ ^

夜雨声烦:我为什么要看周泽楷的自拍!!我不会自己照镜子吗!?笑死

王不留行:我还挺想看的…………

夜雨声烦:王杰希!叛徒!!退群吧你

 

于是北上广三人行的群就这么尘埃落定了,不过看黄少天这个意思马上就会变成在叶修面前坚持30秒,不过也无所谓了。喻文州估计是算了时间在这个时候发来信息。

 

索克萨尔:少天到B市了没有?

黄少天和王杰希相隔不过一米,马上扯了块纸巾擦擦手拿起手机回复喻文州,仿佛隔壁的王杰希只是过来拼桌的。

夜雨声烦:到了到了!正沉湎于声色犬马呢!

身在G市的喻文州不禁失笑。

索克萨尔:呵呵,哪里来的色啊?

王不留行:说的我

 

黄少天惊吓的连饭都不吃了,筷子一搁就瞪着眼睛看着王杰希。

“没救了你大眼,等明天我开完会马上带你协和医院挂眼科,你这自我认知太失败了。”

事实上离开联盟之后,大家各自便开始了各自的生活,像叶修和王杰希这样同联盟还有所关联的选手毕竟还是少数,真正脱离电竞圈子来到实打实的社群之中,都多少有些不习惯,但毕竟实打实的年龄摆在了面前,再表现出一副愣头青或是痛诉革命历史的样子,多少也是不讨喜的,于是大家也都渐渐敛起了性子,也各自摸索着一个个新社会人的路径投入工作之中,几年间似乎变化就在无声无息之中发生了,从前一个个以账号卡命名的昵称也逐渐变成本名,或是因为工作需要临时取的洋名儿,王杰希也不例外,或者说应当是适应最快的。偶尔在联盟还是会被喊几声大神,但大多数时候的身份特征和脸部信息已经让人驾轻就熟地叫一声王杰希了。

 

至于他们三人群里的昵称,却也是他先改的。当离开职业选手生涯改掉微信昵称后,总觉得在哪里别扭,他也说不上是不是憋着一股子小小的留恋,自己动手把群里的备注名里改成了王不留行,算是一份同旧同事不足言明的怀念,第二天起来发现喻文州和黄少天默默将自己的群昵称也改成了账号卡的ID,偶尔想起这么一回事,也很感谢二人的一份体谅与默契。

 

无论在网游时代多么自由不受控,当了队长之后有摆着一副老成持重的样子,王杰希到底是个心思细密的人,刚刚卸任把一切交付给高英杰时,微草一干人等哭的抽抽噎噎,连平时摆了一张五环十三少的刘小别都遮遮掩掩地躲在人群后面抹眼睛,王杰希心中本就有几分感慨,一看这些几乎是自己拉扯大的孩子们个个红着眼瘪着嘴,总不经回想起第一天在微草训练营见着他们的时候,不禁也有些喉咙干涩,他是不太容易表达情绪的人,即便长大之后同父母聊天的时候,对于一些意不平的过往,也只能淡淡的说一句,我当时其实觉得非常不快,仅此而已。面对这样的离别场面更是棘手,本来想安慰地摸摸孩子们的头告诉他们自己的房子事实上距离微草并不远,但迟迟就是抬不起来,最后他还是没有勉为其难做什么过分煽情的举动,只是朝着他们微微点点头,像是一个足够可以依靠的长辈那样。

 

走的时候门房的大爷还是一如既往的同他招呼。

“走了啊小王。”

大爷似乎是不知道这是王杰希在微草担任最后一天队长的日子,只当是他坐班日子中稀松平常的一天,和小王普通下班的一天,王杰希早已经打包收拾好了简单的随身物品归置在车里,抬头看着拿着停车证的大爷,摆了摆手说,诶走了。然后一路向家的方向驾驶,自己过了短短不过二十余年的时间,似乎因为父母的教育和早早担负起的责任,在潜移默化的成长中变得敏感而早慧,偶尔被称作小王的日子,就和这一程顺畅的道路一样,听起来都是弥足珍贵的。

 

后来的很多时间,王杰希活得和大多数适龄男青年差不多稀松平常,家里介绍的合适的女性也会去见个面,被对方问起曾经作为电竞选手的时期,总是有些不好意思开口,也说不清是因为太复杂了不知道从何说起,还是说依旧带着几分恃才傲物的想法,不足为外人道了。王杰希从前格外喜欢琢磨的一些细致微小的事情,如今也很少费心思去想了。

 

他依旧忙碌于各种各样的公差之中脱不开身,这点倒是和在联盟没什么两样,叶修打电话给他的时候好几次他都捧着手机对着电脑屏幕研究怎么买打折机票。

“现在这事儿还劳您老人家费心啊,我以为总局那里现在还是把您当老佛爷供着呢。”

“那你看看你作为总局一员,这是对老佛爷说话的口气吗?”

王杰希也懒得同他争,重新拿起一旁新配的眼镜继续对着电脑屏幕上下检索,虽说现在在总局做的也不是什么不值一提的小职位,不过关乎自身的许多安排和事宜都要自己着手准备了,今时不同往日,有些细枝末节的东西自己也无法甩担子,刚刚着手做这些的时候还是有些不顺,不过一次两次也就驾轻就熟了,也省的被落上个摆架子的高帽子。

小文秘王杰希上手做什么都很快,甚至一些出行流程和报销事宜看一眼同事的车旅单便可以依样画葫芦做出几份来,时而也会被同事拜托去做一些无伤大雅的小忙,自己也没多少怨言,只是偶尔疲惫的时候还是会感叹,自己真是个天生的劳碌命。

 

叶修作为他回归正常社会人生活的固定饭友,时常会对于他的近况做一些品头论足,王杰希从前只是默默咪点小酒听他说,到后来也会加入一点讨论,尤其是酒酣耳热的关头,时常会让叶修感叹这位菩萨时而话真的挺多的,他不是特别有倾诉欲的人,只是偶尔也会遇到特别想要开口说些什么的关头,但话到嘴边时常又思虑过多,因而便就落了个寡言少语的印象。

“这是刻板印象,我应该还是挺能说的,吧。”他看了一眼叶修。

“你看你自己都不确定,我可不敢断言。”叶修冲他挑挑眉毛。

王杰希低头转了转杯子,“其实想要说话的场合还是有挺多的,可能当时当队长太久了,说的话也不算少。”

“但都是官话是吧。”

“也不算吧,只是有的时候一些话需要选择场合,毕竟有些情况下过于面慈心软,对于大家都没好处吧,当时一帆就……”

“明白明白,事出有因,我也是当过两次队长的人,比你有经验是吧。”

“你也不要去惩罚自己。”

 

在咬紧牙关的时刻,总是没办法开口说话的。

他有些想这么对叶修说,想想还是太过煽情又诡异,于是也就做罢了。

“黄少天以前一直说我像老牌偶像。”王杰希稍微想了一下,还是这么直接了当的同叶修说到这个话题,叶修本在一旁戳花生米当下酒菜,差点没笑的呛到自己。

“说实话,我觉得能从你口中说出这个话题,已经很艰难了。”

“本来也没有仔细想,现在似乎好像是有些贴切。”

“那我来猜猜少天说了点什么,说你唱歌太老派还停留在上个世纪的粤语金曲王?到了该尬舞的场合就会尴尬动两下,其余时间都在看点无趣的小文章,你是不是还看报纸?”

王杰希也没有急着否认,很认真地思忖一番之后给出结论“倒也没有那么夸张,不过也是挺有相似的地方的。”

“那我觉得其实可能只是变相说你有点过时,说偶像两个字可能只是帮你挽尊,看看我们剑圣大人这番刀子嘴豆腐心,教科书级别的。”

“我可不想被你说过时。”

“我现在好多了,每天骑着OFO做新新人群呢,早上风一吹那叫一个飒。”

“不是自己的车总是有些不方便吧。”

“合着您骑个车还追求归属感呢?”

王杰希想了想,也不同他争,半应着说了一句改明儿试试看吧。叶修说你得先把app下好押金交上才能使,王杰希觉得有些好笑的看看他,暗自想着风吹轮流转,这会儿居然要叶修带着自己体验新生活了,总觉得有些陌生的趣味,好像是秋天里曾经在乡下闻到的抛荒烧山的烟味,也说不清好闻不好闻。

 

“敏感而早慧的王杰希不算顺利地度过了青春年代,迈向更加具有烟火气的家长里短的余生。”

黄少天没头没脑地在北上广群里发了这么一句非常散文格式的句子,让正打算研究如何开自行车锁的王杰希眉毛一抖,然后非常真挚地劝阻黄少天即便工作再清闲也不要写退役选手的同人文,听起来怪惨淡的,仿佛家庭伦理剧女一号。

 

黄少天说自己也是有尊严的,绝不会用王杰希来赚流量,如果有朝一日光荣下岗也只会拿自己做主角。只是今日看到冯主席出了新的自传,看了这一句结尾真是有感而发,觉得改一改套上他王杰希的名字合适的不得了。

 

“冯主席真的写自己充满烟火气吗……”王杰希嘴角一抽觉得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唉我不知道啊我还没有看呢,我看到李轩买了拍了放群里的!你们要不要买啊,亚马逊打折啊买四本就可以凑包邮了,大眼你一会儿问问老叶要不要啊,奇文共赏大家一起啊!”

“我前几天还看见冯主席在办公室抽雪茄来着。”王杰希及时分享情报。

“我靠………………老冯,资本主义啊。”

“那也是一种程度上的烟火气。”喻文州总结发言。

“话说王大眼你这个时间段不应该去上班了吗,怎么还有空玩手机,北京又堵着啦,和你说了别开车了买个滑板车强身健体。”

王杰希默默拍了一张ofo车牌号放到群里。

黄少天沉默。

“我说你想说自己学会用ofo了你就好好说,非得拍个照,角度还抖格外像偷车的你知道吗………………你下次和自行车合影算了,肯定可以打败群里那张孙翔和牛蛙的合影。”

“杰希路上小心哦^ ^”

  

  和朋友告别后,像个每个电影里不知道会不会成功的未知小主人公一样,不算年轻的小王时隔很多年之后重新在这个他出生的城市骑上了自行车,微小的震荡不知道算不算熟悉,他又迈向了不算清澈的一个全新早晨,这里已经不再是他全力以赴的征途,他成为英雄的闪光一刻也变成了历史,超人也死去了,可动画电影依然会有新的救世主闪闪发光,新的脊梁也会逐渐成长起来,慢慢来吧。

 

“我是不是变得有些啰嗦了?或者说油滑了一点。”

“你变得舒服了,总是好事。”

 

Fin

———————————————————————————

祝大家新年快乐!有口福!


评论(7)
热度(315)
© 鹤松|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