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松
 
 

【轮回】单身汉 1

*没有cp向的,就是写写轮回的大家和孙少爷的心路历程

*私设多如牛毛,不适的姑娘请避雷

*我觉得这个故事其实和标题没啥关系,为啥打唐昊的TAG,因为昊哥出场直逼主角(………)

 

孙翔是个21世纪伟大改革进步之风养育的年轻人,是不信邪的。

孙大少爷好赖是上过初中的人,那阵子初中生都不太敢明目张胆在课上玩儿手机,老师捧着一大叠的防迷信防传销手册进来净化他们幼小的心灵,那时候孙翔就本着一个初中生的本分记下了封建迷信要不得,所谓妖邪巫蛊之术那都是纸老虎,还不如去医院照个B超看看自己肚子里到底有没有什么妖怪。

然而孙少爷的妈,那是个封建迷信的忠实拥趸,他家家底殷实,但也是靠做生意发的家,又有了孙翔这一个出去靠脸就能吃饭的高大儿子,她妈反而更加对于这天赐的好福气来的小心翼翼,因而小时候他娘也不知道什么山坳里搞来个所谓看相之人,对着孙翔那是左打量右打量恨不得眼神戳出个洞,然后神神叨叨念了一大堆之乎者也的话,总之就是这个意思吧,你儿子年轻时要遭受点儿挫折,未来才能一帆风顺,孙翔说哼。

子不语,怪力乱神。

后来孙少爷毅然决然走上了电竞这条路,他妈就越发诚惶诚恐。很多年之后,当孙翔从一米七多点儿的个子猛窜到一米八五,托着一个大箱子站在虹桥机场的时候,忽然可以理解他妈的心情了。

本来接洽的时候,轮回的经理说到时候让周泽楷作为队长来机场接他,原话是说大家以前也都是选手,一路聊聊天沟通沟通感情,硬是说出了一种老干部久别重逢回顾当年一起扛枪的味道来,孙翔心里想着你想让我好好聊天你叫周泽楷来你有没有诚意,后来还是说不必了自己打车过来就好。

坐上出租孙翔就开始琢磨,这东亚文化圈的人情体验倒是一样的,JUMP的少年漫男主总要碰到些个长得比自己帅还牛逼的反派,韩剧女主总是要碰到些说话傻逼兮兮的情敌,想他孙翔,有个帅比反派和韩剧男主角的脸,却在还不满25岁的时候颠沛流离换东家,天也.你错勘贤愚枉为天!地也.你不分好歹何为地!

来轮回之前的几个晚上,唐昊被孙翔烦的不行,在呼啸踢了好几个矿泉水瓶儿,为呼啸的清洁工阿姨无端增添了许多工作量。那几个晚上孙少爷一到8点9点就开始诗性大发,拉着唐昊一个劲儿地表决心。

一叶之秋

唐日天我和你这么说吧,兄弟是个有脾气的人,你也知道

 

唐三打

我知道个屁

 

一叶之秋

唐日天你他妈会不会好好说话呢,这当你兄弟我才说这话的

 

唐三打

那你找刘小别去,你把他当爹我都不管你

 

一叶之秋

你他妈

 

一叶之秋

我这个赛季就要去轮回了,靠怎么说我也是越云嘉世都待过的,轮回要是看不起我,对我管头管脚,那我可是一万个不答应的,到底还是有脾气的!

 

一叶之秋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一叶之秋

我就不信了天大地大找不到个容得下我的地方!

 

唐三打

别的我不知道,呼啸不要你,别打算盘

 

一叶之秋

谁他妈要去呼啸啊,看着你那张脸我饭都吃不香

 

一叶之秋

反正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你们他妈到时候谁都别拦我

 

唐三打

孙二翔你个呆逼

 

唐昊总能在孙翔义气勃发发表生不逢时,感叹虚负凌云万丈才,一身襟抱未曾开的时候成功用高冷的态度和冰冷的言辞戳中孙翔最sensitive的那一点,当孙翔孙少爷不甘示弱的骂回去之后,又开始孤独寂寞冷的开始为自己的前程担忧起来。

在孙翔想来,自己这已经是第三次去一个全新的战队了,初进越云的时候还是满腔的傲气恨不得来年就拿个全联盟第一,次年被众人推崇拥戴竞选联盟主席,他还想好了要怎么正直地拒绝,表示自己只想安静的打游戏;后来到了嘉世,就因为叶修和嘉世决策层的矛盾当上了年轻的队长,如今嘉世盛况不复,他拖着几年前那个一模一样就是旧了不少的行李箱,打包来了轮回,心里真是百转千回。

孙翔对于嘉世并不是过客而已,从神坛被赶下的嘉世和叶修,他都是亲眼目睹过,他也曾经妄想着依靠自己的一己之力再把嘉世送回联盟的顶端,可是如今他却辗转来到了这一个陌生的战队,顶着外界模糊不清的期待和责备。

轮回看起来就是个高冷的战队,还有高冷的S市男子,以周泽楷为首。孙翔默默在心里给这群尚未接触的未来队友贴了个tag,他甚至一个劲儿坐在出租车里给自己打气,没关系孙翔,你是最棒的孙翔,大不了自己一个人吃饭,不要在意他们的评价,不爽了我他妈就去找唐昊,什么大不了!哼

 

来到轮回俱乐部大门的时候,是轮回的经理来接的他,孙翔现在内心不甘又寂寞又惆怅又百转千回驰骋万里,看到经理也是寥寥草草打了个招呼,看着孙翔脸色也没好看到哪儿去,经理也是个通透的人,接了他的行李过去就说,要带他先看看未来的队友,他们准备了一个欢迎会,明天再带孙翔好好转转轮回俱乐部内部,顺便也去S市其他地方走走看看,适应一下。

经理的态度耐心又和善,孙翔有些不好意思地耷拉个脑袋说谢谢,就由着经理带自己去休息室见未来的队友,俱乐部内部的走道不是特别宽,一路上遇到不少的工作人员打了个照面,不少看起来是搞接待的,见了孙翔还说“这么早就来啦”,孙翔有些窘迫的嗯了一声,走了几分钟的过程中,经理还一直在和孙翔介绍他们轮回的一些结构和方才路过的几个办公室,孙翔脑内还在纠结一会儿见了人应该说什么话会比较酷,又不好意思不应声儿,一路上便“嗯”“啊”“哦”“好”的回应着,到了电梯边儿的时候,经理忽然转头打量他,把走神的孙翔吓了一跳,下意识摸了自己的脸以为有什么东西,经理推了推眼镜就失笑了,拍了拍孙翔略高的肩膀感叹道:“孙翔啊,你可别成为第二个周泽楷啊”想了想又补充了一下“我是说语言方面,训练上面多和小周切磋切磋还是好的”,进了电梯还半开玩笑的和孙翔说“我们大BOSS的心脏也不是特别好,别新招来的小帅哥又像小周那样,那他可真要心塞太平洋了。”孙翔点了点头,心里默默给经理的好感度刷了不少level

走到休息室的路上,经理还在一路上说多和队友接触,他们都特别唠…不特别和善的。

 

 

“我靠听见脚步声没有”

“我怎么说的,我怎么说的!我就说杜明一定不敢去H市,这小子走之前还和我拍胸脯,怎么不去胸口碎大石啊!”

“你们轻点儿,脚步声近了近了”

“门口准备,一级战斗准备快快快门口过来”

“杜明这小子真怂,我还陪他买束花儿呢还以为今儿真能去表白”

“就你信,还是让小明感受一下世界的残酷”

“快快蛋糕准备好没,我这个月就指着这个乐了

“来了来了”

“倒数准备啊”

“嘿嘿接招吧杜明,明年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把孙翔送到休息室门口一段,经理就停步了,孙翔转头有些疑惑的看着他,经理笑着摇了摇头,给他指了个方向:“大家都在等着呢,快进去吧。”孙翔无措地挠了挠头,斟酌了一下措辞:“经理你不,呃一起吗?”

经理拍了拍他:“孙翔,这扇门,总是要你自己打开的。”

孙翔还没有来得及消化这句话的深意,经理就摆摆手说他下去联系接风宴的事情了,同时敦促的挥了挥手让孙翔快点进去,孙翔一直目送到经理进了电梯,才慢慢回头,休息室的标志端正地横在门上,旁边是手心大小的轮回标志,子弹似乎要穿过空气打到孙翔的胸口,他握着门把的手心略微沁了一层薄薄的汗,他不是那种会因为害怕而发怵的人,却说不清如今的心境到底是期待更多,还是抵触陌生的不适更多。

不过这扇门还是要自己打开。

 

他拧开门把手的时候忽然觉得自己可能理解了经理那句话中的一丝半点儿微不足道的部分,不过这些都他妈无所谓了,这不是第一次,但应该也是职业生涯的最后一次孤注一掷了。门锁开启的声响伴随着是一束下午的,有一些灼热的金色阳光,休息室的房间应该是朝南的,大楼前面没有高耸的树木,阳光打进来的时候是最令人感到舒适的温度,还有飘游在微醺的温热空气中的浮尘,恬静的S市的午后有着香草奶油包裹的香甜。

 

下一秒孙翔就被蛋糕糊了一脸。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看他那熊样”

“杜明啊杜明你可真怂,我就知道你会中途折返,白白浪费一束花”
    “来来小明,明年夏季转会你直接去兴欣算了,给我们把兴欣那个唐柔换过来”

“要啥唐柔啊那小明还转什么转,我看那个流氓也不错打的挺顺手的啊”

“居然要换男的,吕泊远你这个死基佬”

“卧槽不行了你们快看小明那熊样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快快拉我一把我要坐地上了哈哈哈哈哈”

 

孙翔觉得自己睫毛上都沾了厚厚的一层奶油,糊的眼睛都睁不开,不知道轮回这群人是什么技术这一块蛋糕扔的把脸贴了个严丝合缝,一点儿空隙都没留下,孙翔觉得自己快被这股儿甜味弄窒息了,死的还挺浪漫,他有点儿不明就理,张口就是一句低沉的靠。

 

“我们小明被打傻了居然还愣着不动”

“小明说靠了你们听见没”

“心疼小明”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们是不是太没有队友爱了”

“来来小明哥哥错了给你擦擦”

 

吴启扶着桌子颤颤巍巍站了起来,从桌边抽了几张纸巾走到了门口这个奶油人面前,笑的一脸如同喝高了的面色绯红,嘴里还念念有词唠叨着:“小明不哭,哥哥给你擦擦”

“等等”站直了的吴启忽然大叫

“我们小明怎么失个恋看起来还长高了十公分!”

“那我也要失恋”坐在地上的吕泊远还亲切的鬼吼鬼叫迎合了一句。

 

孙翔有个文艺青年表妹,漂亮又理智的不行,进了职业圈之后孙翔看张新杰都有一种看自个儿妹妹的亲切疼爱来,张新杰有一段时间也对这位年轻后辈眼神朦胧如同沙眼一样的表现感到了十分的不解,心想要不要推荐个眼科医生给他。而孙翔作为一个文化涵养不高的初中生在心里有许多地方是极其佩服表妹的,虽然未曾明言这一点,在妹妹面前依旧是个骄傲的小公鸡。

转会前,孙翔和母亲去表妹家拜访,家长们在客厅聊天,孙翔便被阿姨以和妹妹好好交流为名赶进妹妹房间,妹妹中考刚刚结束,如今也是闲暇放松的阶段,手边摊着一本英文原著。孙翔挠了挠头,看着气氛有些尴尬便问:“这,就这儿,说的什么呀。”

妹妹推了推鼻梁上眼镜儿瞄了一眼,就单手捧起来一板一眼地念了起来。“The old man was dreaming about lions.”

看孙翔一脸“你说啥翻译一下可是我不会告诉你我不明白的”表情,认真的解释道:“这是海明威的书,这说的是老人曾经有一度及其辉煌的过去,然而时光荏苒,狮子就像是曾经的光辉历程一样,只能在梦里依稀了。”

其实也不是多了不得的话,孙翔忽然觉得有些楞,想到自己一身傲气的进了越云,又昂着头进了嘉世,满足了自己的心理需要,也许也是心理虚荣,却没有带来多少战队成绩,没过几天又要转战轮回为其一员,一时也不知道应该回一句什么好。

妹妹难得看到自己那个骄傲的哥哥露出了一点儿犹豫的表情,便蹲下来从脚边的盒子里翻箱倒柜,一边还口气非常小老头的解释到:“那都是七老八十的人写的东西,老来总是喜欢回忆些烈士暮年壮心不已之类的玩意儿,我实在不是很明白”她从盒子里抱出了两个手柄。

“不过我和哥还年轻,这种老人的絮絮叨叨的,和我们没什么关系,反正我们的可能还多的是,我还想考北大呢。”

他朝着孙翔挥挥手柄“陪我玩儿会儿呗”

 

是啊,老子还一脸胶原蛋白呢,连一枝花的年龄都没到,管他那么多呢。

他尝了一口方才张嘴吃到的奶油,虽然有些狼狈,却依然像在出租车中打得腹稿那般挺直了背脊,很酷的开口说到。

“我是孙翔,今天开始请多指教。”

他的背影在空旷的房间拉的特别长,轮回没有高耸的树遮住阳光,但是这一秒开始,轮回有了第一棵挺拔的树,叫做孙翔,傲娇科。

 

 

本来好好的接风大会变成了周泽楷召集,江波涛主讲的队内纪律清查大会。联盟第一脸周泽楷坐在会议桌的主位,穿着队服双手交叠在腿上,远看非常的总裁,忽视轮回队服是polo衫这一俗气的类型来说的话。

“你们自己说说吧,我和小周就去开发部一会儿,你们又出什么妖娥子了”江波涛首先打开了话匣子,一边儿还不忘和孙翔搭话“对不起了孙翔,是我们队里胡闹,诶你刘海那里还有点奶油,左边左边。”

孙翔非常无语的在一边儿安静的擦着脸,想想刚才自己的自我介绍实在是太中二,说完之后,周泽楷和江波涛就一脸诧异的进来了,他向冯宪君发誓这两个人进来的时候绝对笑了,周泽楷这人还呵了一声,想到这里他的目光又在这二人脸上逡巡着,正对上他的正副队长一脸“正义的伙伴”的关爱眼神,就偃旗息鼓没脾气,自个儿上旁边擦脸去了。

 

吕泊远身先士卒站起来,抱着一脸必死的决心开口:“我先交代,组织能够酌情量刑吗?”下面的吴启使劲拧他大腿还嘟囔着你这个革命叛徒,我当时就应该把你交给皇军。

江波涛和周泽楷交换了一下眼神,说:“看你表现。”

吕泊远两手一摊就瘪着个嘴说:“其实就也没什么啊,小明昨天说要鼓起勇气去坦陈心曲,但是我们又觉得小明那是昨晚吃小龙虾辣的脑袋发热,那是绝对没有这个胆子去的。”

几分钟前应了大家预言,如同霜打了的茄子一般的杜明同学极其愤怒地拍着桌子:“你们怎么知道我就不敢去了!靠!我在你们心里就这么怂!”

“所以你这不是还真回来了吗,不要狡辩小明,不要耽误我向组织投诚。”吕泊远深沉的看了周泽楷一眼“是吧队长?”

周泽楷点了点头,吕泊远就继续交待:“这不是孙翔今天过来吗,我和老方小于还有吴启就想买个蛋糕送给孙翔接风呗。”顺便指了指桌边那个软妹紫缎带包裹下的精致纸盒,“然后我们不就回来路过红宝石吗,小明前几天吵着闹着要吃红宝石,想想这家伙今天肯定没胆子去告白,就打算买一块,呃,送给他?”

“你们送东西是这么送的?”杜明又一次拍了拍桌子表示抗议。

“等等”孙翔忽然转头看着吕泊远,也不知道哪根神经搭错了突然发问“他去和谁表白啊?”

大概是没有想到孙翔这么一个随时随地散发着年轻荷尔蒙的小帅哥忽然这么八卦,吕泊远也忽然楞住了:“哦就是那个唐,呃唐……”

“我靠唐昊??”孙翔忽然两手拍上了桌子,把本来想要老干部端茶杯状的周泽楷吓了一大跳。

“我不要活了,我跳进黄浦江都洗不清了”杜明生无可恋的感叹道

“不是啦,我们小明对于兴欣那个唐柔姑娘,有些……”方明华促狭地眨眨眼,孙翔也理解地点点头。

基本上知道了大致情况之后,周泽楷放下了刚才差一点洒了一半的茶杯,孙翔惊讶的发现他居然在喝牛奶,周泽楷发表总结陈词。

“很不好。”

“浪费粮食。”

“下次不许。”

 

算孙翔在内的新轮回天团内心都在咆哮着怒吼,想关键不是这个吧关浪费粮食什么事啊队里随意调戏队友的歪风邪气才是重点吧我靠,不过你帅那还是听你的吧。

“好了好了散会吧”江波涛无语地开口“都去准备准备晚上一起去孙翔的接风宴。”方明华打断了他说诶,孙翔来了我们多少场面话也不说了啦?至少也要欢迎一下吧,话毕在座的队员们都热情地鼓起了掌,这么官方搞的孙翔也有些不好意思,微不可闻的说了一声谢谢。

“欢迎加入”周泽楷再一次作为队长发表了总结陈词。

不是欢迎你来到轮回,而是欢迎你成为了我们的一份子。

 

大家准备回宿舍换便服去饭店,纷纷离开了休息室,捧着一大捧玫瑰花的杜明突然拉住了孙翔,孙翔一转图就映入眼帘一大捧玫瑰花,有了几小时之前被蛋糕糊一脸的悲惨经历之后,孙翔已经渐渐害怕了类似开门杀转头杀之类的玩意儿。

“这个送给你。”

“啊?”

“呃,本来给…………不过今天你来了,我也没什么礼物可以送给你的,这个就当做我的心意了,欢迎你啊”

然后杜明就匆匆叹着气走了,孙翔捧着一大束玫瑰花一个人呆滞的站在休息室,忽然也就笑了。

什么东西,他撅着嘴巴用手指玩着花瓣儿。

 

当晚安顿下来了,孙翔迫不及待的打开了QQ找心友开始做轮回第一日的REPO

一叶之秋

我们队那个杜明,他……

 

唐三打

你现在就一口一个我们队,不知道谁昨天还说的像个阶级敌人一样

 

一叶之秋

卧槽你别打岔,我们队的杜明今天本来去表白,对象姓唐妈的我以为是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想他眼睛瞎了啊

 

唐三打

你他妈有病啊

 

一叶之秋

他还挺好的,买的花儿后来还送我了你看你我认识你这么久啥礼物都没有LOW不LOW

 

唐昊刚想准备回他一句你上次送我那板砖抱枕也敢算礼物那我下次送你头猪算了,还没来得及飙手速就看见对面的一叶之秋发了一张自拍照过来,里面是笑的一脸傻逼还满带红光的孙翔抱着一束娇艳欲滴的大红玫瑰花,像乡下婚礼上喝高了的傻新郎,唐昊看了几秒,忽然背一弯就失笑了。

 

孙二翔你个呆逼,祝你好运吧。

 

然后唐昊顺手就把照片发到七期群里去了。

今天的孙翔,得到了一群队友,却要和朋友闹绝交了。


评论(37)
热度(839)
© 鹤松|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