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松
 

【喻王】生情

*记一次两位队长的旅行和喻队的几次耍流氓

 


 


 

在和喻文州去日本之前王杰希并没有尝试过单独和朋友,一同来一个所谓的双人游,王杰希是个不爱受束缚的性子,撇开素日捎带些不怒自威的气场,私底下也是揣着一颗猎奇和天马行空的思考方式,两人达成协议选择自由行的方式没有花费多少波折。喻文州平时向来是平和宽仁,对于去具体哪个方位也没有特别大的执着便把选地点这事直接交给王杰希决定,余下自己去处理机票和酒店。

 

   王杰希最终敲定去东京的时候,喻文州倒是有些吃惊。王杰希那双大小不一的双眼被眉毛拉着向上一挑,用眼神询问着喻文州是不是有什么别的理想方案,对方笑着摇了摇头,把熨烫好的两人的衬衫挂进衣橱,一边调整着衣服的下摆开口。

 

  “我本来以为你会想去,嗯北海道或者仙台之类的。”他好以整暇地靠着衣柜一边打量王杰希,后者挑着个眉毛看着他。

 

  “我在你心里就老是得出其不意啊,喻队长高估我。”他接了话茬继续说:“再怎么说你也要原谅我偶尔也想接地气一下。”

 

   “少来。”喻文州不轻不重在他下巴捏了一把“王队莫不是要告诉我你还有首都情节啊。”

 

   “那是,首都人民看别国首都那也是亲切。”王杰希虽然是B市人,但或许是性格使然,他也极少在喻文州面前耍贫嘴,交往之后王杰希身上戒备和警惕放松了许多,偶尔也会一本正经的和他开开无关痛痒的玩笑。

 

他今天看起来心情不错,可能是因为今年冬天放的年假要比往年长一点,意味着提上议程的旅行也快了,他甩着手中的手帐认真解释。

 

“北海道我也是考虑过,不过如果看雪,我们下次去瑞士也可以,仙台在东北那块儿,当时那核辐射重度污染,想想还是有些不合适。”

 

“你手里那本是我的。”喻文州好笑的看着他。

 

王杰希隔空拿手帐朝着对方扇了一下,喻文州也乐得和难得这么松弛下来的他玩两把,就非常配合的捂住了左脸,促狭朝着他眨眨眼。王杰希失笑,嘴里还抱怨着对方越来越不正经,一边开了笔电去处理队里的事宜。

 

 

 

最后选的酒店在池袋,即便是年薪可观,两人对于物质层面的奢侈倒也没有多大的追求,酒店的房间并不算特别的大,当时订的时候也不知哪根脑回路搭错了,心照不宣的定了一间标房,两人的恋情关系早是跨越该跨越的那根线也彼此坦诚相见了,到了旅游这种只有彼此两人的独处时候,又开始兜售起了自身的道貌岸然。Check in的时候前台的工作人员用英语和喻文州确认着入住信息,当提到网站预订的房间是双床的标房时,喻文州非常煽情地回头看了王杰希一眼,似乎是询问着恋人是不是回心转意,提出换一个双人大床房之类的,后者神情严肃的像个社会精英,一脸我听不懂英语的眼观鼻鼻观心状,喻文州拿他没办法,只好笑笑和工作人员确认了信息,换走了钥匙。

 

这两人总是心照不宣的扮演着柳下惠,就和爱称呼对方王队喻队一样,十分假正经,叶修同志非常严肃地给予过批评,现如今都不时兴搞这一套形式主义了,两位最好还是与时俱进。王杰希不置可否,喻文州笑着问叶神谈恋爱了没。

 

叶修在心里狠狠给喻文州的嘴记了个大过,这点王杰希倒是首肯的。

 

整顿好行李差不多也到了饭点儿,想着酒店距离地铁站尚有个十几分钟的路程,两人就打算过去摸索走一遍往地铁站的路。冬天的天色暗的早,六点多路两边的招牌也都亮的差不多了,初来乍到也是觉得新奇,王杰希的脚步放的很慢,在快速行走的路人中显得有些的格格不入。喻文州出来的时候顺了二人的围巾,下飞机的时候还觉得天气似乎要比中国热一些,再说二人从首都机场出发,B市冬天的罡风吹的喻文州这个南方人也有些难捱,到了下榻的酒店就如释重负地卸下了身上不少的装备。毕竟夜凉如水,也不仅仅就是一个好听的词罢了,出来几步王杰希就感觉身上有些冷了,但又不好明说,出酒店的时候他还坚持着轻装上阵,关切地让喻文州把罩在衬衫外面地薄针织衫脱了,喻文州看着王杰希一股脑儿地卸装备便好心提醒他,晚上出门可能会冷,然后王大队长用他B市人的抗寒体质向喻文州说了不,但是走了一段路他也就怂了,这时也不便开口,想方才也是自己硬是要坚持少穿一些,喻文州依旧是老神在在,双手插在外套略臃肿的口袋里。

 

王杰希心里是悔不当初,表面上也是一脸云淡风轻,路边走过的年轻女孩穿着大腿袜和短裙,带着无纺布口罩悄声交流从他们身边走去,王杰希一连见了不少姑娘都是这个入时打扮,本来想转移一下注意力,却越发看的冷。在B市地时候柳非常常会穿着黑色的连裤袜配着短靴来俱乐部,随后再换上队服,即便是在北风刺骨的1月姑娘依旧是一如既往,王杰希有几次看不下去还特意和柳非提醒过姑娘家要好好保暖这件事,年轻的姑娘也是做耳朵进右耳出,满嘴答应,过了两天依旧披着个昵外套和薄袜就冻人的出现在俱乐部门口,手里还捧一杯热豆浆。

 

王杰希不常和喻文州提起些队里的事儿,喻文州也是通透,偶尔也会在二人比较放松的时候漫不经心的询问最近队里的事儿。说的自然不是战队安排的事儿,开了这话茬王杰希也算是得了台阶,他嘴紧的很,说事儿也是如此,就连接吻有时呕了气也偶尔咬紧牙关不想让喻文州得逞,心性活络的很。他自然不可能是竹筒倒豆子给喻文州倒苦水,但时长也会提及自己有时可能逼促的太紧而浑然不知,几次不知怎么就拉起了家常,和喻文州说起了柳非这姑娘大冬天老是为了漂亮穿的少,到了些日子也头疼脑热,作为队长的看了也是心里着急,说多了姑娘又不爱听。

 

 这话说完王杰希就意味深长地看了喻文州一眼,不知怎么脑子就开始使坏儿。

 

“本想咨询下你作为队长的意见,不过估计喻队也没这个烦恼。”

 

戳人不戳脊梁骨,但王队难得从神坛走下来乘个凉,便开始打趣着蓝雨没有姑娘这一茬儿。素来选手群里关于蓝雨没姑娘这个话题可从来没消停过,估计怎么着也在炙手可热话题榜前三,不过群里起哄架秧子的多半都是些素来就活络的主,微草也就刘小别偶尔在这事儿上帮衬着吐个槽,爆完了手速就又要忙着躲避王杰希的邪王真眼的扫荡,偷摸着把手机揣口袋里装正人君子。

 

王杰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这梗也是深谙于心,就等着哪次逮着机会也突袭一回喻文州,哪能让他次次都在言语上占了个便宜。喻文州也是不恼,估计他对这事儿的感应程度就跟自己的手速差不多,他起身给陷在懒人沙发里装球的王杰希倒了一杯热水,就不疾不徐地开口。

 

“我们G市气候不错,冬天也不会特别冷,柳非姑娘要是愿意,其实来蓝雨也未必不好。”

 

“喻队是要给蓝雨的女性建设增砖添瓦,还是对本队柳非蓄谋已久?”王杰希接过水杯斜着个眼看他。

 

“哪能啊,我这不是怕王队操碎了心吗。”

 

“那还真是劳您费心,柳非是不会走的,喻队要是有心不让我操心,我看你们队小卢很有潜力,如果他愿意来交流,微草也是欢迎的。”

 

“说到有潜力,少天也很不错,王队觉得呢”

 

王杰希活生生被喻文州这话呛了一下,心想黄少天那岂止有潜力,赛场上的确是闪闪发光威风凛凛,且不论他打死也不会来微草,真要是来了,他王杰希有十个心那都不够用的,自然还要加上十双耳朵,喻文州安的就不是什么好心,还在装模作样的替他顺顺背。

 

“训练营现在的确没有什么姑娘,不过蓝雨目前的战斗需要还是足够的。”

 

“那喻队不妨给我讲讲蓝雨的战斗布局”

 

“听了不怕觉得愧疚?^^”

 

“愧疚这个词用的不恰当吧。”王杰希找了一个比较舒服的位置将半边身子靠到喻文州身上,一边还气定神闲的和喻文州玩大家来找茬的文字游戏。

 

“没错,还是王队用词准确一些,特别是那个蓄谋已久。”喻文州倒也不否认。

 

王杰希刚想转过来瞪他一眼,说话人就慢慢把脖子靠到了他的颈边。

 

“不过还是要给王队勘个误,我蓄谋的可不是贵队中的姑娘。”

 

“喻文州你别在我耳根边儿说话。”王杰希终于有些绷不住了,口中也装模作样的硬气起来。

 

“王队耳根子软这点我是知道的。”奥斯卡影帝喻文州依旧十分入戏,语气也轻松着带着上挑。

 

“不知道我蓄谋的这位,王队知不知道啊。”

 

王杰希本来想噎他一句问是许斌还是小别啊,想想这良辰美景去和这头狐狸斗气实在辜负,就腿一横直接将身体整个重量从对方身上抽离,站起身来去看明天的天气预报,打算再一次提醒一下柳非这个问题。他转头看一眼一脸无辜看着他的喻文州,一本正经地开口说:“至于蓄谋的这位知不知道这件事,还待我去算一卦,施主你今晚就在客厅就寝吧。”

 

 

 

站在池袋的大街上,王杰希脑内很快的过了一遍柳非的打扮,不禁低低叹了一口气,一朵白烟就这样顺着他的侧脸扶摇直上。喻文州随着王杰希操心的目光一顿逡巡,有些好笑的问。

 

“王队喜欢这种类型的?”

 

王杰希没好气的白他一眼;“喻队要是愿意屈尊这么穿一回和我回微草,那我的确挺喜欢的。”

 

喻文州也不急着否认:“那这个代价还挺大的,就算我愿意,王队抹得开面儿来带我去溜达。”他和王杰希待的时间长了,自然而然说话也顺溜着带着个五分熟的京片儿。

 

王杰希从善如流的摇了摇头。

 

“想起柳非了是不是?”喻文州走在他旁边暗暗的问,对上王杰希纳罕的眼神也就确定了,不禁叹了一口气:“出来放松一下还不忘家中儿女啊Daddy Wang?”

 

王杰希觉得有几分好笑,自己被叫单亲爸爸也不是职业圈什么新梗了:“什么时候还变成英文版了,从前不是都只叫王爸爸的么?”

 

喻文州也不直接回答他,只是故作惊讶的感叹了一下:“咦王队听得懂英文啊。”还好心的补充了一下“刚才check in的时候确认房型的时候我看你没什么反应,还以为你听不懂。”

 

喻文州你个老狐狸真是无孔不入,一边感叹着身边人的狡猾一边呛了一口风,肩膀一颤就打了一个喷嚏,还没等到喻文州开口,他就抬起手抵住了对方的胸口,另一只手捂着嘴咳了两声,缓过气来用手拍了一下喻文州的胸口,有点疑惑的看了他两眼:“喻文州你是不是偷偷带了装备出来。”

 

喻文州也不多解释,掏出了两条围巾:“被你发现了?”

 

喻文州把两人的围巾都拿了出来,王杰希不禁心想着这人心真是不干净用对了地方,喻文州把左手那条米色的羊绒围巾递给了面色因为咳嗽带了一些红的恋人,刚想抬手给他系上,王杰希摆摆手,眼神递了递喻文州手中另外一条藏青色的围巾。

 

后面一条是喻文州的。

 

喻文州也是乐得王杰希这突如其来的心思,便把自己的围巾系到恋人的脖子上,王杰希本想让喻文州把他那条递过来自己带上,没想到喻文州这人还贴心到带全套服务,王杰希觉得有一些窘迫了,毕竟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还是非常可观的,他有心把头埋的稍微低了一点,围巾的柔软贴到了他后颈略短的头发上,然后替他整理好领子的喻文州又自然地将王杰希的围巾系上了自己的脖子上。

 

“是不是挺受用的?”

 

“特别受用^^”

 

 

 

解决了晚餐问题,二人从西武百货出来打算打道回府,刚来第一天也是觉得新鲜,从前在国内的时候逢年过节,路上遇到个发传单发小礼品的也不算什么新鲜事儿,但也是没想到到了东京这东亚文化圈这点儿接地气的宣传方法还是共通的,略冷的天气里还有裹在卫衣的黄发小哥在街两边发带有广告纸的小包纸巾。

 

晚饭带来的血液循环已经不足够供足足够的热量在二人的手上,俩人便把手插回口袋,一路上遇到凑上来发纸巾的小哥,二人也是善意的摇摇头,走到Tokyo Hands的时候却无心遇上了一个难缠的小哥,两人打扮虽说中规中矩,然而细节处也是讲究到位,看上来也是个入时的人,小哥估摸着把他俩当作了本地人,因而不停的和他们说着话,王杰希估计或许说的是收下吧之类的意思,但说实在的二人收下这个纸巾也没多大用,伸手不打笑脸人,王杰希也只好把手从口袋里抽出来,礼貌的伸出一个手掌表示不用的意思。

 

小哥也是个有意思的人,看王杰希伸出一只手摆了摆,就马上比出了一个剪刀的手势,朝他眨了眨眼睛说:“win!”即便是本身被这糟心天气弄的有几分戾气的王杰希也忍不住笑了,喻文州理解了小哥的逗趣儿也是笑的不行,小哥也是个明白人,朝着二人比了个敬礼的姿势就匆匆跑去给其他的路人发纸巾了。

 

王杰希搓了搓手,经过了这个小插曲脸上也挂着几分笑意,于是便自然而然把手伸进了喻文州的口袋,闹的后者一愣,王杰希也没这功夫去捕捉喻文州脸上表情的细微变化,单手就把喻文州的手捞了出来。

 

喻文州的手比他还要冷一个调,骨节泛着一点点夜幕下投射的青白。这是一双职业选手的手,漂亮削瘦,而握着对方的自己的手似乎却更具有男性气质一些,骨节更为突出一点,他握住了那双纤细的手。

 

“冷吗?”他问喻文州。

 

“再握会儿?”他答非所问,反握住王杰希的手。

 

“你这都握上了,有打算让我说不吗。”

 

“你属于自己呀。”

 

 

 

两人刚搞对象的时候其实并没有确定恋情上有一方强势的位置,两人的相识相通,都是从最起初的朋友开始做起,没有什么多大的激烈的碰撞,就这样顺理成章的由于互相吸引,把手牵到了一起。很多次喻文州在一个稀松平常的早晨醒来的时候,王杰希还背对着他延续着自己的美梦,他的背很消瘦,那个赛季他很操劳,晚上和喻文州交换的每一个缠绵悱恻的拥抱,都让喻文州觉得抱了一把形状姣好又尖锐的骨头在自己的胸口。王杰希的身高比喻文州略高一些,偶尔他们也会有意无意的穿着对方的衬衫招摇过市,喻文州同样能够肩负着队长的职责和使命,有一些队伍内部的事宜他不会多过问王杰希,他对于王杰希有出于恋人的爱护和抚慰。然而这种抚慰和爱护从来就是相互的,就如同王杰希在他心中始终是高大的,充满着男性的包容和胸襟,也有心底的柔软和温情。

 

王杰希会在他最疲惫的时候给予他一些指导,作为一个比他大一期前辈的忠告,喻文州总会想起刚刚见到他时,那个比自己大一岁的男孩,或者说小哥哥,带着镇定又骄傲的眼神,却又在比赛途中燃起一种不可捉摸的激动情感。王杰希总拿这点年龄优势压着他,但他的确是实力超群的可靠前辈,在诸多方面他的很多经验的确是能够帮喻文州少走很多弯路。他们彼此相信,不用明言一个感情中的凌驾地位。

 

喻文州爱死了王杰希一本正经给他传道授业解惑时那种认真和成熟。

 

动心起念间,他们应当属于彼此。

 

 

 

回酒店的路上王杰希又想到这个出其不意的奇遇,不禁又笑了起来。他拍了拍身旁的喻文州。

 

“你遇到段数高的了,喻队,比你还会玩”

 

喻文州转头看了他一眼,不置可否地挑挑眉:“是挺厉害。”

 

“不过是我,我会出石头。”

 

王杰希还没来的好好消化这句话,喻文州就一把握住他的手扯扯。

 

“回去了?”

 

 

 

晚上王杰希大概就明白这句话大概是个什么意思了。

 

喻文州那双漂亮的手在王杰希的腰间流连,前戏的时候他煽情地拿自己的侧脸摩擦着恋人光滑地胸口和腹部,有时还抬手恶作剧捏捏他腰间的肉,似假非真地问问说你这阵子比夏天似乎是多了些肉了,王杰希恨不得一脚直接给他踹下去,单人床的宽窄到底有限,两人的动作都不敢放的太开来破坏这自己作出来的紧密情趣。王杰希的手指浅浅地插进他的发间,他的头发生的细软,颜色自然而然带点儿棕,有些时候王杰希还老气横秋的和他讲大道理,说他这是营养不良,喻文州和他唇齿相接,甜腻的摩挲着,含糊不清地嘟哝了一声说你给我好好补补。

 

王杰希轻轻啧了一声,他不反感和恋人这种美其名曰灵肉结合的亲密接触,虽然有时他想想在一些鸡毛蒜皮的琐事上他和喻文州有时灵的沟通都会突然掉线,最后还得用肉来填补一些。喻文州今晚做的格外的磨人,王杰希自然而然把这种煎熬的情欲理解是喻文州这个小年轻有着奇怪的异国情节,到了个新环境就会比较兴奋,虽然小年轻表达兴奋的方式大概和一般人不太一样。

 

管他呢,他一把把喻文州的头按下来,准确无误地咬住了他的下唇。

 

 

 

半夜时候王杰希醒过来,他睡的一向不是很深,外面的时间其实也并不是很晚,他的表被喻文州放在柜子上,他也懒得去拿来看,外面稀稀拉拉放着一点儿泛着紫的焰火,通常夏天的祭典才会出现这样的景象,没想到在这个融雪的冬天也能见到这番清冷又带点迷离的景象,玻璃窗投射出他掩映在黑幕中的半张明灭的脸,温柔的像实验室里冒着白烟燃烧的火焰在夜幕上流浪。

 

他听见身旁有衣料摩挲的声音,料想是喻文州起身了,他也没有回头,感觉来人慢慢靠近他,喻文州并没有整个人贴到他的背后,他慢慢把双手放在王杰希的肩头。

 

“想什么呢”

 

“火树银花不夜天。”

 

“江枫渔火对愁眠?”喻文州从善如流地接了下去。“不是挺押韵?”

 

王杰希累的都懒的翻个白眼和他争辩,就接了他的话说了下去:“喻队怎么还愁起来了。”

 

“你不眠,那我可愁了去了^^”

 

 

 

夜色四合,离船出港,波光淋漓下的钻石海,苍穹中碎裂的星辰,光辉都在你眼中。

 

 

 

“明天要不要换个大床房?”

 

“不换。”

 


 

END

 

  *其实按照我的尿性最后一句应该是两位队长给周泽楷队长带了一个高压锅作为礼物

 

  *这个发餐巾纸的梗是真人真事,当时我快被这个小哥笑死在池袋路上  

 

  *想写没有特别苏的喻总和真的很能在很多方面给予爱人帮助的老王,是心友也是恋人,也会吵架,仗着自己年纪大就觉得老气横秋的王杰希同志,还有点独裁。希望两位收获最普通的爱情,看到这里的各位也是

 

  *除夕最后一小时爆肝完了,也祝各位新年快乐,谢谢

 


评论(28)
热度(1185)
© 鹤松|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