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松
 
 

【王昊】服膺 1

*说干就干,小心避雷,想搞这二位很久了


*一个师生paro/想也知道不会是昊昊师




唐昊觉得大概一直要到大学自己个儿才能摆脱这个悲催的事儿,但是老师总和他说他大概上不了大学,去他妈的。


   不是所有人都热爱坐最后一排,唐昊就不怎么喜欢,花开烂漫少女怀揣着一颗活兔子跳的小心脏,总是幻想着坐最后一排的男生有些个不可告人的悲情故事或者某方面隐藏了个把逆天的技能,纯粹是想太多。在这一点上唐昊还是比较表里如一的,他没什么念书的天赋,被大多数老师皱着眉头按到了最后一排,常年和教室后面密密匝匝摆在一起毫无作用的小柜子和被膨化食品塞满的垃圾桶为伍,苦了唐昊还是个不安分的长手长脚,活生生就像被带了个镣铐,动作稍大点儿都恨不得掀翻垃圾桶。


唐昊很忧郁,和文艺青年在春天和春笋或者别的什么可以做来吃的的那种绿色植物一般冒出来的酸儿劲大相径庭,阶段考之后这个班和他情投意合的孙翔被分到别的班去了。情投意合这话是班里的女生说的,老师说的是臭味相投,总之唐昊和孙翔琢磨着这俩意思也相差无几,不过孙翔也是够意思,走的时候给他留了几包膨化食品和便利店的抵用券,陪伴他度过漫漫学术生涯,不过发现抵用券过期之后的唐昊对于孙翔那蚂蚁大的依依惜别也就烟消云散了,一个人杵在教室背后安定的当着山大王。


人倒霉起来连喝凉水都塞牙,失去了一个好吃懒做打豆豆界的心友孙翔之后,唐昊又开始觉得老天爷来苦其心志,劳其心智,锻炼他来的。


原来他们班主任是出了名的老好人林敬言,教物理的,当然老好人这个名号是别人叫出来的,林敬言面相就是衣服人畜无害的模样,再配一副教书匠标配的无框眼镜,说话也是缓慢有礼,学生们也就自然而然打上这个标签。唐大哥觉得自己看得还是深些,更成熟理智些,总觉得这林老师一副好人脸笑眯眯笑眯眯,成天中午没事儿和隔壁班教数学那个喻文州下棋,对弈的时候俩人笑的一脸高深莫测,当时唐昊在旁边儿重默,难兄难弟孙翔脚下给他来了这么一下,差点弄的他不留神跪了下去。


“老狐狸。”唐昊心里暗暗给孙翔的评价点了五星好评。


这次人事变动也连带着林敬言一起,说是隔壁班物理实在堪忧,需要林老师过去抢救一下,班主任就换一位老师来带。唐昊心想这他妈什么逻辑,于是他愤愤地打开了孙翔留下的乐事薯片的包装,也没顾得上看这袋口粮到底有没有在保质期内,卡吧卡吧就一股脑往嘴里送,直到他看到西装革履的王杰希走进来放下了教案。


他抑郁地连原味薯片都吃不进了,心里如同JJ言情频道的霸道总裁男主那样发了疯的想念林敬言。


王杰希和唐昊这也是过过招的老人儿了,迷信点儿说唐昊那是个冲头的火象星座,王杰希就像那十一月里浸了秋衣秋裤的冷水一盆的就往唐昊头上浇,拔凉拔凉的,而且王杰希自带一种仙风道骨的BGM,瞅谁谁知道,衣袖飘飘不带走一片云彩,只能带走一大波痴男怨女的眼神,从前他带唐昊那个班时,总是准确无误的在唐昊开小差时吊打他,唐昊怎么说在年级里也是个大哥级别的人物,这话传出去多难听,他唐昊面子往哪里搁。


通常来说,老师们遇上这些爱折腾偏少根读书筋儿的小主子们,在这个攸关的节骨眼儿上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王杰希是个较真儿的人,大多数时候都是秉持不抛弃不放弃的精神对待大多数学生,当年也是,不知道哪根筋搭的位置不太对,楞是觉得唐昊骨骼清奇,天赋异秉,活生生吹出了一种“你要是好好学化学一定可以问鼎中原化学界,踏破诺贝尔奖的门槛”的味道来,旁边的张佳乐听的一愣一愣的,当时唐昊就想揪着王杰希那个熨的服帖的衬衫说老子究竟是招你惹你了,何必没事儿给我带高帽子,我兜里也没好处给你的,王杰希表示每个学生都有无限发展的可能,唉唐昊你喝茶吗。


唐昊心想喝哪门子的茶,你这是恳谈会还是查水表啊,于是潦草打了个招呼就离开办公室了。那个学期唐昊感受到了强烈的坐如针毡,如芒在背,尤其化学课上王杰希那双大小不一的迷离眼神又不经意瞟到了唐昊,身边的垃圾桶时,唐昊就如同百爪挠心,闹心的很,王杰希隔三差五让他上去拿着仪器做实验,第一排的同学每每听到唐昊上讲台做实验都如临大敌,恨不得把桌子挪到教室后面去,唯恐唐昊这个毛手毛脚的大暴龙把什么腐蚀性物质整个儿倒他们桌上。被折腾个几次唐昊也安坏心了,有次上了讲台直接拿嘴吹酒精灯,同学们纷纷表示我没有看到,王老师你不要看我们我们什么都没看到,请你自由的…………王杰希气定神闲绕过唐昊的嘴,直接盖上了酒精灯盖帽,笃定地说:“这就是我前面说的反面教材,不过还是谢谢唐昊同学为我们带来的展示。”


唐昊那个闹心啊,觉得王杰希就是校门口那个猫妖投胎转世来的,人模人样心里不知道揣着啥天马行空的瞎想,好不容易第一学期和王杰希说再见了,唐昊觉得自己的天空都亮了不少,也终于可以做一个全职地不良青年,不用再顶着什么未来的化学奇迹这种没来由地捧杀,想到这里,当时他恨不得冲上去给王杰希唱个十八相送,老师老师你可好走诶。


时隔一年再聚头,唐昊心中百转千回,想着冤家易解不宜结,既然结了这断起来也不是一朝一夕的轻松事情,他看着讲台上整理着书本的王杰希,心想这究竟是什么样的诡异缘分,并不想和直男有这种命运的再聚首。


tbc



评论(14)
热度(109)
© 鹤松|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