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松
 
 

一个很瞎的S市食客脑洞

*我发现很多好吃的,真的没有门面
*有机会,也可以来找我吃,我能吃

夏休期,广州那位来S市找楷皇玩

广州那位,神采奕奕,眉飞色舞,握着手机就开始挥斥方遒。
“周泽楷你一天到晚小笼包小笼包的我查过了你们S市最出名的小笼包在南翔你看我这个准备工作是不是特别充分”
楷皇心想,旁友侬帮帮忙。
但是楷皇毕竟只有一张嘴,功能还只抵得上普通人的一半儿,根本解释不清楚其实南翔的小笼包没有以前好吃了,就和苏州的得月楼也没有以前好吃了,不是厨子的惰性,那都是黑心商家的错。
他觉得自己应该唱一首苏三起解
好在方向盘是掌握在楷皇的手里,一路就开到了鲁迅公园,旁边的小路里。
小路里有家门面老旧的店铺,生意倒是旺得很,三伏天里男女老少都插着腰挤在店门口候着,梧桐树上的蝉叫的像五十个黄少天。
当然最后顶着太阳排队的是楷皇,他非要带人家来的吗,当然黄少天说这话的时候没有使用人家这个自称。
店面里的位置就十来个,过来吃碗小馄饨的阿姨妈妈不在少数,在店里吃肯定没戏,混着股汗味吃饭也不怎么对得起广州朋友。
于是他们就在周泽楷的车上,疯狂的,吃了起来。
广州那位吃的叫一个赞不绝口,拍案叫绝,满心欢喜,千万无语只能化作两个字儿,好吃。
然后又表示了一下出于人道本能的现实关怀。
“六块钱一两这能赚到钱吗!”
“鼎泰丰,一两六十呢!”


广州朋友汗流浃背吃小笼包又烫到嘴的样子非常,可爱,楷皇觉得自己已经在脑补三俗的东西了,但是楷皇有节操啊,即便烈日炎炎,柳下惠还是要做的。
楷皇不想回答他,楷皇装作自己忙着吃着呢,还有楷皇非常不喜欢别人在他的车里吃东西。
鲁迅先生说,这世界本来是没有路的,走的人多了,便也成了路。黄少天就是第一个踏进周泽楷这块寸土不生盐碱地的英雄,盐碱地老农民周泽楷并没有拒绝,一团和气。

周泽楷是个食客,还是一个在当地比较帅的食客。
平生爱好就是觅天下食,寻他人所不敢吃,极其沉溺,全队都很遗憾他不是G市人。
楷皇心里有一个APP叫做大众点评,基本上走到哪儿,脑内自动出现一个弹窗。
口味几分,装潢几分,服务员粘人程度几分。
楷皇想咱们难得一见,应该来个比较嗲的下午茶,广州朋友觉得这个主意一拍即合,于是打开了自己准备的攻略继续开始关公面前耍大刀。
楷皇邓摇,心想这都是小女生冲着好看的装修和灯光飞蛾扑火去的,口感也刚及格,都是冲着个可爱的下午茶自拍,楷皇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
于是楷皇很直接地问道
“自拍吗”
“拍你个仙人板板!!”

周泽楷小车一溜又不知道跑到哪个区了,整的油费不要钱一样,只有一辆自行车的广州朋友心疼的斥责到。
这个时候他正在啃一块8块钱的蛋糕,口感香甜,但是奶油并不粘腻,并且不厚重,巧克力的味道也浓醇,不是香精粉叠加的味道。
这家店一如既往周泽楷风格,店面狭窄,连个名儿也没有,问题是,它只要8块钱!
广州朋友非常感动的想到,s市的物价,真是很亲民啊!
楷皇偷偷瞄了一眼,开始吃起了自己12块的提拉米苏。

晚上的时候,楷皇带广州朋友去浦东玩儿,广州朋友说要看东方明珠,金茂大厦,哈哈哈哈
楷皇觉得很好,那啥华灯初上,小风阴凉,纸醉金迷(不对),天时地利人和,非常适合小情侣,虽然对方只是过来到此一游,并不想回去土特产还带个家属。
楷皇只是后悔把他带上了陆家嘴的天桥,然后亲眼看着广州那位掏出了自拍杆,在人潮涌动的天桥上,站在国金大厦前,隔着人流冲着他大喊
“周泽楷我们来东方明珠面前和张影吧!!!!”
楷皇心想这样的合影我一岁就有了。
楷皇心想我选择死亡。
然而美色当前,楷皇心里的原则丢盔卸甲,比了个树枝手就加入了广州那位的镜头。
但是食客的尊严不能丢,所以他拒绝了对方提出要吃旋转餐厅的要求。


到了广州之后,队友们叽叽喳喳问,和枪王大大的约饭,都还一切顺利吗。
黄少天依旧眉飞色舞,形容了一下这几天吃的菜色有多么多么好吃,多么多么新奇,对面的朋友有多么多么秀色可餐。
只是想到八块钱的蛋糕,六块钱的小笼包,黄少天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虽然真的很好吃。
“周泽楷………有时候也挺小气的。”

开着雷克萨斯也可以换个迈巴赫开开的楷皇哭晕在厕所。
你不懂一个食客深沉的爱啊。

评论(30)
热度(408)
© 鹤松|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