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松
 
 

【周黄】打错了

*BGM 王菲-打错了


请务必带着BGM食用!!!我真的爱这首歌!!!


*原梗来自 @20130111 太太,为了看文的便利就再复职一遍太太的原梗,谢谢太太的割爱!




    背景架空,黄少天和周泽楷在同一个城市工作,正在秘密交往中,连黄少最好的朋友喻文州都不知道  


    有一天黄少意外撞到头,失去了关于小周的记忆,但因为没人知道他们交往所以黄少也没发现。失忆前黄少正和出差中的周泽楷冷战,有一段时间没联系。于是失忆后的黄少有天接到一个人的电话找‘黄少天’ ,但是他不认识这个人呀,于是就好心告诉他打错了  。




    小周以为黄少还在生气,陆续又打了几个电话,黄少也对坚持不懈打电话寻找与他同名的‘黄少天’的这个人生产了好奇,如歌词所述。小周在电话这边听着黄少长篇大论的推测脑补,苦于无口无法辩驳^_^(如果写成文的话这部分必须是主体)




    后来小周出差回来直奔黄少家门口等他(黄少一个人在外租房住)。黄少回来却认不出他,口拙的小周和黄少沟通无能,但因为长得好看不像坏人和常打电话黄少认出了他的声音,为避免围观两人先进了黄少家。






*失忆梗被我写的一通狗血,请不要和我讨论人体科学(对不起


*都OK请走下文






喻文州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黄少天说,还有一句话叫福兮祸所伏。


黄少天觉得十分郁结,自从被车撞了脑袋之后,从来比较太平的手机自此之后变得没有一刻消停,不知道医院和疗养机构是不是暗通款曲,自己刚刚出院没多久,脑袋上缠着的纱布还没有解下来,就被一通通的推销电话轰得脑仁儿都抽搐。


 


“黄少天先生,我们这里的疗养机构提供的是二十四小时的针对性恢复治疗,环境舒适,景色优美。”


“黄少天先生,你先不要挂电话,真的,我们提供的这个服务真的可谓是一流上乘,我们的专家来自瑞士苏黎世…………”


 


黄少天虽然性子一向不耐烦,但是遇到这种死缠烂打的也是没辙,只好好言相劝告诉对方,自己在家静养就可以了,不劳各位操心,后来一来二去,也渐渐摸清楚了推销的门路,发展到最后,只要冷冷和对方说一句“我没钱”,对方自然就会悻悻挂了电话。


然而黄少天先生是个新兴小资产阶级,这个时候正拿着自己那张帅脸不要钱似的对着中央空调的出风口一顿猛吹,二十四度的风吹的他脑后缠的纱布都荡漾的不行。


喻文州下了班就顺道过来看看他,他俩也是同乡,一起来S市读了大学,毕业后喻文州继续半工半读考研,黄少天就直接被当地一家小有名气的公司录用。但是两人虽然那性格迥异,但也是意外的投缘,几年下来关系依旧密切的很。知道黄少天出差被车撞了头,秉着治病救人的心态,每天下班就给黄少爷带几个清粥小菜,顺便陪赋闲在家又没有鸟可遛的黄少爷唠唠嗑。


 


原本黄少天还是比较勤快的,没被车撞之前还每次都会搞的神秘兮兮朝着喻文州挤眉弄眼,一边抖着眉毛说我回家吃好吃的去了。导致喻文州一直认为黄少天自从一人居之后,就开始结束了自己“君子远庖厨”的人生信条,开始投身厨房事业。但是这一天来照顾他的日子里,意外的发现黄少天这脑袋一撞,连带着做饭这根脑神经一起坏死,在厨房拿着一把菜刀一根白萝卜陷入沉思,搞的喻文州几次三番都以为他想不开要寻短见。


 


喻文州不禁回头看看黄少天脸上明显比从前多出来的那二三两肉,又反思着黄少天的厨艺,觉得这膘多的莫名其妙,但是苦于黄少天现在动不动拿病人二字给自己的懒标榜,喻文州也懒得问长问短。


然而黄少天自从出了院就是麻烦不断,他坐在空调前端详着自己屏幕裂的一块一块的手机,感到了悲从中来,于是加大了嗓门儿就对着人在厨房的喻文州隔空喊话。


“文州!你说说为什么这群搞推销的非要这么苦苦相逼,啊?为什么话这么多,他们按字儿拿钱吗?”


“还环境优美,你是不是背着我给我找了个养老院。”


 


喻文州先是被“话这么多”四字惊了一下,端着碗蛋花粥款款从厨房走出来,黄少天闻到香味也就识相的闭嘴了。


 


“少天这次已经是万幸了,撞了脑袋没伤着,还真怕你一觉醒来什么都不记得。”


 


“哪能不记得啊,我要是真不记得了第一个笑死的就是王杰希,少了我的定时关怀他不知道要活的多滋润,我怎么能放过他!”黄少天一边儿吹着粥一边儿还不忘对远在S市另一段的王杰希展开了毫不留情的人身攻击。


 


“少天在这上面对自己的定位还是挺正确的。”喻文州也难得来了个温柔一刀,一边给他调整着后脑勺的纱布,“杰希对你这事还是挺上心的,本来还想联系医院的专家,看能不能会诊一下以防后遗症。”


 


黄少天内心对于时常被自己挤兑的王杰希还是心存感激之情的,只是碍于面子平日也不好吐露,于是迅速配合地捂上了脸,一边嗡声瓮气的说:“文州你别说了,王杰希就是红太阳,明年感动中国我拉部门组团给他投票。”


 


于是黄少天就在喻文州的贴心上门服务和王杰希的远程关怀下,开始了地主的幸福生活,够东西基本用腿,能躺着绝不坐着,平日的生活日常就是个秘书日常,挂挂推销电话,塞塞黑名单,有事没事还把自己懒散奢靡的日常拍给老同事李轩,导致好脾气的李轩同志也不堪折磨的把他塞进了黑名单。


 


黄少天日复一日进行着流水线操作,直到一个晚上接到了一个139开头的电话,所在地是B市,黄少天看到屏幕亮起来就条件反射准备好了一套的说辞来拒绝,一看还是B市,心想这还搞全球连锁企业,还猪油蒙了心想把我一个伤病重残人士拐去B市,令人不齿。


他没好气的接起电话,懒洋洋的吐出一个喂。


 


对面是意料之外的沉默,这和平日里上来就热情洋溢一把火的推销策略不太相似,黄少天想这难不成还走北方高冷路线,于是就接着喂了一声。


话筒对面是有一点沉重的呼吸声,伴随着一声抽了一下鼻子,黄少天已经思绪驰骋地想着,一定是蹲在B市冬天的马路崖子上打电话,这年头赚点钱真是不容易。对方迟迟没有发声音,但是话筒那边的呼吸声逐渐均匀,黄少天知道对方在听,但是也没什么耐心和他打打哑谜。


 


“先生,你有什么事吗,没什么事我就挂了。”


“还在生气?”


对面一听,接话接的倒是很快,意外的还是个好听的低音炮。


然而接的话实在是莫名其妙,黄少天心想你们这群推销组织天天骚扰我我能不生气,如来佛还有脾气呢,这话问的算怎么回事儿,推销之前还套起了近乎。


 


“是啊当然生气啊,别骚扰我就谢天谢地了。”他近乎翻着白眼就说出了这几个字,打算挂了这通今晚的最后一条电话就回房好好和被子亲热一番。


对方像是预料到他会挂电话一般,带着着急口吻就忙说


“等等。”


黄少天真真没好气的再次举起了电话,爱抚着头上的纱布。


“…………你这人究竟有什么事情快点港啊,打扰别人休息这样合适吗!?”


 


对面被他突如其来的元气一吼搞的楞了一下,旋即又带着一点儿的委屈的尾音,继续开口。


“你平时都,一点才睡。”


好,好,非常好,黄少天简直想冲过去给他点一百零八个赞,如果喻文州此时在他的旁边,他一定会绘声绘色表述现在这个场景,然后瞪圆了眼睛朝着喻文州说:“听见了吗文州,他在给我卖萌,卖萌的目的是搞推销,还摸清了我的作息时间,这是不是传销组织我能不能申报被骚扰然后取缔他们啊,还卖萌,个大男人还卖萌。”


黄少天也是头一回接到这种电话,气不打一处来


“有事说事,卖萌对我没用,拉黑名单了。”


“你还在生气。”


对方用确凿的口吻说出了这五个字,于是意料之内听到了话筒对面黄少天倒抽一口冷气准备发飙的前兆。


“上次的事,是我的错。”


“没考虑到你的感受,抱歉。”


 


对方不断抽着鼻子,听起来也不是哭腔,倒像是冷的。而黄少天总算是听出点端倪了,一边不禁又为自己即便挨了一下撞还是机智如初的脑袋感到了骄傲。


 


“我说小伙子,是不是和女朋友吵架啦?”


“………………”


“道歉这种事情,要趁早啊,不然女朋友和别人跑了怎么办啊,我说你和她到底多久没有见,我和她声音你都分不出啊?”


“我一大老爷们,难不成我现在声音已经娘成这样啦?”


“总之你打错电话啦,好好核对下号码啊,祝你追妹成功。”


 


黄少天感觉自己如同深夜节目的DJ,摆出一副情感专家的鸡汤范,觉得自己带病还拯救了一个茫茫都市为情所困的青年,简直为我国民政局的工程献出了自己的一份力。


 


“别闹了少天。”


 


黄少天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这年头生个病老天都看不过去,病好了给他白送一个对象来。然而天上不会平白无故掉馅饼下来,这个走失的别人家的对象还是得给别人送回去。


 


“————我说这位朋友啊,你不要告诉我你的对象叫少天哦。”


“好了少天,我马上就回来了”


“不是等等你回哪儿去从哪儿来啊,不是啊你究竟是谁啊打错电话了吧。”


 


黄少天边说边觉得满心日了动物园了,大晚上被打错电话也就算了,莫名其妙好死不死对方对象还和自己一个名字,平白无故惹了个委屈的小男孩,整的自己和负心汉一样。


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


“我说在话筒对面的那位先生,虽然不知道你和你对象到底是不是有了什么小打小闹,也不知道你对象到底叫什么名字,总之我叫黄少天,是个男的,爱好女,不是基佬。你最好确定一下到底是不是电话号码记错了好吗答应我我这回真的要挂电话了。”


黄少天思路敏捷清晰,基本上客气地交代了自己内心的腹诽,好死不死对面的人频繁招惹是非,听完黄少天的总结陈词之后就噗次一笑。


好好好,你还敢噗次一笑我就敢对着话筒唱B-BOX你信不信啊,我这爆脾气。


还没有等黄少天开始嘴炮攻击,对面好听的男声就继续没完没了地卖萌。


“好了别生气了少天”


“还是喜欢你”


 


WTF!!!!???


黄少天觉得自己一定是还没有完全康复,出现了一个男人对自己深情告白的幻听。要么就是自己被碰瓷或者性骚扰了,是不是下一步就是要说,我怀上了我们的孩子我的账号是XXXXXX之类的,最近摊上的都是什么事啊。


虽然心里的骂声已经山路十八弯,但是由于还是头一回接到这种电话,黄少天决定拿出他做业务时期的死磕精神,和对方较劲到底了。


“——朋友不知道究竟是哪家医院把我的信息卖给你了,但是估计不论你是出于什么目的都找错人了,打错了好吗打错了朋友”


对面的呼吸声一窒,旋即带着几分慌张的问到


“怎么进医院了?……什么时候?”


黄少天心想这话问的如同临终关怀一般,一口血都快梗在喉咙口,觉得自己再继续和这个人拉锯战,估计离脑溢血也快了。


“是是是,进医院了,脑袋被车撞了。”


“你…………”


话筒对面的人对着手机大喘气,露出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的窘迫,不知道是不是鼻腔里抖动的气息,听的黄少天一阵一阵心律不齐。


“对不起,马上回来。”


“不是不是不是等等你究竟谁啊,回来哪儿啊你”


“你不记得我了?”对方的声线里一股莫名的颤抖,带着一种难以置信的讶异。


“你不要告诉我你是我失忆前的债主,然后现在要来问我讨债了。”黄少天持续没好气地翻着大白眼。


 


“…………”


“我是你男朋友。”


 


“啪”


黄少天怒不可遏地再次摔了自己的手机。


 


黄少天气势汹汹挂了电话之后,日子过的就越发不消停,这个139为首的电话保持着一天八九通地频率给他打电话,还伴随着几条语言看起来支离破碎的短信,黄少天每次都是没好气地按掉了这个朋友地电话,短信也懒的打开看就扔到了垃圾箱,基本上看到这个号码就浑身起鸡皮疙瘩,脑补出自己和男人搂搂抱抱的场景,感觉浑身一个激灵。


又是一个下雪的晚上,黄少天握着自己被摧残多次的手机琢磨晚上要吃什么外卖的时候,手机又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接起来之后听到话筒对面一阵诡异的沉默,黄少天心里就警铃大作,暗叫不好,没想到这小子还狡兔三窟,号码被拉了黑名单就换着法儿换别的号码打。


“先别挂”对面的人先出了声。


“拜托”


 


黄少天生平最烦趾高气昂之辈,所以听到话筒对面的人先一步服软了,声音里还带着点无可名状的紧张,竟然一个没忍心,收回了按结束通话的手指。


 


“既然你也这么锲而不舍地一通通打过来,那我们干脆好好说明白不然也耽误我们两个人的时间你说是不是。哎哎你同意就吱个声——”


“好”


 看对方也是一副想要好好合作好好沟通的架势,黄少天也觉得松了一口气,扭头就往沙发里一窝,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开始嚼起了手边的瓜子。


 


“你看你哦打了这么多通电话,口口声声说是我……额,对象。”黄少天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没法说服自己把男朋友三个字说出口。“那么至少自我介绍一下吧你是谁啊,干什么工作的呀多大了和我什么时候认识的,和我又是什么关系呀,哦不对这个你说过了”


 


“周泽楷,学信息,你的学弟。”


没啦??你这就完啦??你这就是坦白从宽的态度??


不过黄少天心里也大叫不好,怎么回事儿还是个大学生这也太没人性了吧还吃嫩草,哦不过吃草的又不是我。还没等黄少天好以整暇调整好心里起伏的疑问,那边就小心翼翼带着试探的开口。


“少天,真的不记得?”


不知道是不是黄少天代入角色代入的实在是太快,还带着一点对于比自己年轻的所谓学弟的怜惜,听他的声音都听出一些些近似哭腔的东西,但是迫于自己对于自己记忆的笃定,搜寻遍脑内都实在没有对于这样一位学弟的记忆,何况自己还不是学环境的,更加觉得这一出事故十分无厘头。


 


“首先,我们的关系可能真的有误会,你不要叫我少天,如果你真的把我当学长你可以叫我一声黄学长。”


“黄学长。”


 


对面的人倒是意外的的听话了,黄少天那颗年长的小心脏不禁被这一副低眉顺眼的态度小小地刺激了一下。


“我以前……就是这么叫你的。”叫做周泽楷的青年声音带着一点委屈,但是依旧是成年人低沉好听的音色。


“唉唉唉你等等你先别急着和我就开始回忆往昔了我还什么记忆都没有呢,你等等等等,从头再来啊。”


人民户籍警黄,开始了他缜密的排查工作。


“什么大学的?”


“H大”


“哪一届的?”


“XX”


“哪里的人啊?”


“S市”


 


这样的问答持续了几个回合,黄少天觉得自己也十分没劲,问的信息和盘问犯罪嫌疑人的内容所差无几,完全寻找不出任何的关联性,前因后果依旧还是十分茫然,加上对面的人始终就惜字如金,问什么都只蹦出几个字,说着说着还挺难过的样子。


于是黄少天打算把问题往自己身上多扯扯。


“周泽楷小同学哦,接下来为了确定你是不是我的熟人……”


“是男朋友。”


“嘿嘿嘿我让你打岔了吗你就说话,听我说完你再说话。为了确定你是不是我的熟人,我接下来要问你几个关于我的问题,你要谨慎作答不然我就报警了你听见没有。”


“好”


“咳,你听好了啊。”


“问你我最喜欢喝的东西是什么,快说不要犹豫”


“美式,不加糖,不加奶,空腹喝”


周泽楷还犹豫了一下,带着一点责怪的语气继续说:“对胃不好。”


“好好好不过谁让你评价好不好了快点听好下一题,既然说是我的学弟知不知道我在H大最喜欢吃的食堂菜是什么,哦算了这题算了就算是学弟也未必知道,等等哦。”


“食堂的汤包,吃两笼,毛血旺,西米露,不喜欢吃鱼香肉丝饭。”


 


不知道是不是黄少天的错觉,对面的人报出这一串的时候带着一点儿得意又胸有成竹的味道,而三四轮下来黄少天又尴尬的发现这人说的居然都丝毫不差,一时有点语塞,不知道接下去应该问点什么好。虽然他心里潜意识无数次抵触这件事,潜移默化告诉自己这个人和自己并不熟悉,但是这个人所说出的事实都毫无偏差,有些内容似乎连自己都没有完全意识到。


 


然而黄少天即便是面对着周泽楷所谓的铁证如山,依旧毫无动摇的相信着自己的大脑。他觉得有些恍惚,然后在答应周泽楷至少把他从黑名单里放出来之后草草挂了电话,捏着葡萄坐在沙发边就思忖起来。


他应当是相信自己的记忆的,至少醒来的第一瞬间,他的大脑清晰的反映给他的信息就是自己被车撞了,身边有一个蓝色的手机,他的主人是喻文州,病房外有两个压低了嗓子说话的声音,还有一个应当是王杰希。他把头从窗外转回来的时候,还十分恶俗的回忆了一下自己是不是还记得银行卡的账号。


一切都幸运的顺理成章。


所以这个叫做周泽楷这么突如其来地闯进他生活日常,他虽然觉得无从解释这一切的端倪,但也无法认同。他虽然平日里算得上是个不太安静也不太乐意让别人安生的人,但骨子里还是个冷静的人,他盘着腿坐在沙发上抱着平板,不知道应该如何输出关键字。


“车祸后会不会出现对于特定一个人的记忆丢失”之类的关键词,他尝试着换着表述方式在网页里搜寻着一个可能符合自己情况的答案,但是得到的结果都趋于统一,基本上都是回答说这些都是三流言情的戏码啦真实状况哪有这种事,能够捡回一条命就谢天谢地了。事实上黄少天心里从来也都是这么觉得,如果这件事情事发纯属真实情况,自己这个事故就不能算言情而应该算科幻了。


 


他最后也还是没有腆着脸去问自己的主治医生,因为看到黄少天清醒之后活蹦乱跳精神如初的样子,加之他对自己的身份认知和人际关系的脉络一清二楚,口齿清晰,反应思维也一如既往敏捷,医生对于这一位病患也是十分放心,到这个节骨眼再用这种理由去打扰医生,搞不好弄巧成拙,最后被医生当作妄想症重新留院查看。


 


万般不得其解的情况下,他还是打算抱着试探的心态拨通了喻文州的电话。


“喂喂喂文州吗,睡了吗”


“还没,少天怎么了。”


“啊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就是问问你我们以前有没有什么姓周的朋友,或者大学的学长学弟之类的啊”


“少天是有什么想不起来了吗?”虽然黄少天问的一副漫不经心,但是他向来都是个知道分寸的人,不会为了一些细碎零星的小事大晚上给他打电话,相比这个他更加担心的是黄少天隐瞒了一些自己记不起来的东西,来保障他们的安心。


“没没没文州你别紧张啊哈哈哈,我记性好的很没有收到什么损伤你不是都清楚的吗。”黄少天也迅速的感知到了喻文州感到担心的点,急忙矢口否认,“我就是看到以前大学毕业时候的留言册,看到上面写了好多名字现在都没什么印象,然后还有个人只签了个周,觉得莫名其妙的就来问问。”


 


“这不是闲着在家也挺无聊的吗,我就翻翻家里原来毕业留下的一些东西,你还别说很多我都不记得了,我看我搞不好真的因为这一撞失忆了也没一定!”


黄少天摆出一副故作轻松的口吻,隐隐约约带着点对自己车祸梗的玩笑腔调来安抚喻文州,电话那边的喻文州也没多表示什么,只是一如既往回应着。


“少天那个时候在学校也是很受欢迎的,留言册总有几个崇拜你的学弟学妹签个字,不认识也是情有可原。”


“文州你可别这么说到现在我还是宝刀不老,青春洋溢。”


“少天以为自己四十岁,还用宝刀不老。”


“啊——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好了好了不说了我去嗑瓜子了,你也早点泡脚睡觉啊!”


“晚安少天。”


 


一通电话结束,黄少天也多少松了一口气。他本来就不太相信周泽楷这个故事背后的反人类玄学,加之问了自己多年好友,如果真如周泽楷所说的二人关系亲密至此,喻文州作为自己好友没有道理会不知悉。转念一想,如果真的谈了个小学弟作男友,自己当真会一五一十告诉喻文州吗,还没等自己想出个合理的答案,黄少天就不禁为自己不太光彩的脑洞心里大骂自己禽兽。


 


黄少天思路一向敏捷,基本上从周泽楷这件事情一发生,他就铁板钉钉确定了这件事情和自己毫无干系,但是囿于周泽楷这个阴差阳错有了瓜葛的陌生人,黄少天甚至都不知道和自己通话的这个人究竟是谁,他和他口中那个黄少天发生过什么,打过来的电话是不是因为掌握了自己的诸多信息,而因为寂寞来排解。


 


但是周泽楷不知为什么,总是一而再再而三挑战着黄少天的认知极限。他自有一种无辜又自责的腔调,使得黄少天即便识人无数,也无法轻易把那些糟糕的标签往他身上贴,甚至还滋生出了不应该有的愧疚感,始终无法在之后的通话里毫无负担的挂掉他的电话,他只能一遍遍帮助周泽楷推理,自己不是他要找的那个人,自己的名字也算不上怪异,偌大的校园里可能也有同名同姓的存在,这并不稀奇。


 


他觉得自己在周泽楷的生命里估计就是一个过路的侦探,一盏引导迷途少年的明灯,甚至还苦口婆心告诉他,喜欢男的并没有什么,好歹我也是你的学长对吧,我是绝对支持你寻找真爱的。


 


周泽楷一向话都不是很多,有时非要等黄少天言之凿凿的澄清自己和他找的不是一个人之后,才如同被踩了尾巴一样着急地辩驳,但苦于平时说话实在不多,连连在黄少天舌灿莲花般的推理下败下阵来,他很想告诉黄少天他们认识的细节,在他毕业舞会时逃到小树林里跳舞,第一次接吻在垃圾桶旁边,你的右耳后有一颗痣,你最喜欢我吻那里。


 


他觉得自己是有些害怕的,害怕黄少天拿出年长的口吻同他说话,告诉他你喜欢的人是会回来的,而他在黄少天的循循善诱下几乎要哑口无言,他想告诉他并不是这样的,你不记得我了,你喜欢的人是我,我喜欢的人就是你。


 


可是每每听到黄少天充满元气的同他一来一往的拉锯,他只能说的就是“对不起”。周泽楷因为学业的问题留在B市迟迟不能回去,他的预想是回去好好诚恳的和黄少天道歉,黄少天不是个有隔夜脾气的人,周泽楷也并不擅长哄人,时长讲话一紧张就颠三倒四,也时常会哄的乱七八糟,黄少天总是一副不堪折磨的样子说好啦好啦别哄了周泽楷不生你的气了真的不知道除了我还有谁能遭得住,快点去做饭去去去去去。


 


变故发生的太快,第一通电话拨出去之后站在冬天大街上的周泽楷第一次觉得慌了神,他从来没有料想过黄少天出了这样的事情,也不知道接下来两人的关系该往何处发展。除了彼此,没有人,甚至没有一张照片可以见证他们的关系,什么也没有。


 


电话那边的黄少天继续带着宽慰的口气,好言相劝周泽楷。


“他要是知道你这样满世界找他,一定会觉得很高兴的,这点你完全不用怀疑的,真的真的我都被感动了。”


“但是你要找的那个真的不是我啊,虽然我脑子出了点问题,不不不是脑子有问题反正就是有了场事故,但是我的记忆很清晰,也问了我的好朋友,真的不是我记忆的问题,你不用觉得内疚或者自责之类的,因为你找的根本不是我啊。”


“唉每次听你给我抱歉我都听的挺难过的,就和吃了噎住了一样,你看你都可以打动我,所以好好去找那个人就好啦,什么吵架不能解决的!年轻人!”


 


“喻文州不知道我们。”周泽楷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出了声。


“………………你知道文州?”黄少天这回是真的没法坐视不管了。


“你说,不要说。”


“既然你知道我和文州关系这么好,你说我有什么理由不告诉他啊,为什么啊?”


 


黄少天几乎是带着一点吼说出了这句话,也不知道是为了证明什么,一半是对于现状的难以置信,一半是没法说服自己不要和他在继续纠缠下去,吼完之后感觉所有力气都抽离了自己的身体,一通火气发的莫名其妙,说完又后悔地想要抽自己,无缘无故对这个人发哪门子脾气。


周泽楷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低沉带着一点颤抖,黄少天觉得整个喉咙口都是窒的,鼻子也奇怪的有点发酸,他知道对面的人应该是和自己有什么干系了,是他怎么都无法洗脱掉的,也是因为对面那个叫周泽楷,比自己小的青年每次的一字一句都能轻易调动起自己的情感波动。


 


“我也想知道啊。”


周泽楷说完这一句,难得地先挂断了电话。


 


 


连着三天没有接到周泽楷的电话,黄少天的日子还在一如既往的继续着。他已经回了公司复职,工作没有因为伤病的原因有所耽搁,依旧是效率和成果一流令人侧目的黄少天,李轩看他这也是大病初愈,工作上本想着帮他分担些许,没想到黄少天依旧还是干劲十足,人群里闪闪发光,时不时还会扬扬下巴挑衅他说小爷我这是越挫越勇。


 


大概除了整顿工作的事宜外,另一件事就是研究这个素未平生的陌生人了。黄少天拆了纱布之后就嬉皮笑脸的拒绝了喻文州的送饭,喻文州公司离自己也有些距离,每天让喻文州来回跑说到底黄少天还是心疼自己这位乡党,也不好意思给人家多添麻烦,于是大大咧咧说着自己要收拾收拾去临幸公司的新外卖了,喻文州懂黄少天不言明的体恤,自然也就不推辞的接受了。


 


后来的几天,黄少天总觉得心里毛毛的,每天回家之后的例行工作就是一边吸溜着米线一边搜索着网页,关键词总是这个叫做周泽楷的人,交情不过是打过几通电话。关于周泽楷的信息大多发布在H大的BBS上,内容也是千篇一律。就是信息学院乃至整个H大搞的周泽楷的盲目个人崇拜,黄少天翻了几页也翻出了精髓,基本就是说这个周泽楷貌似潘安,人似柳下惠,长得帅又谦逊有礼沉默温和云云,恨不得把生平所用的溢美之词全部放他身上都不为过。


 


黄少天一边吃着米线一边感叹着这年头姑娘好这口高冷范也就罢了,连带着那些ID一看就是男的也在那里跟着成为拥趸中的中流砥柱,这的是什么人啊还男女通吃。不过想想这样的人也是在为情所困的过程中,单身狗黄少天也觉得心里平衡了不少。然后继续一遍一遍自我催眠说我就是随便看看,这人和我真的八杆子打不着一块儿去啊,阿弥陀佛。


 


吃完最后一块牛腩的时候门铃响了,黄少天估摸着应该是喻文州,可能还是放心不下过来看看他,于是就穿着棉拖鞋一副生龙活虎精神百倍的样子开了门,准备在老朋友面前好好炫耀一把自己出色的恢复能力。


 


门外面站的是个不熟悉的脸,黄少天和他对视三秒就败下阵来。心里暗叫这太他妈帅了别凑我那么近,门外的男子看着比他年轻一些,穿着一身黑色的昵大衣和浅灰色的围巾,包裹着一个风尘仆仆的身体,沉默的瞬间似乎还能听到这个英俊小伙不甚稳定的呼吸声和口中带出的一点稀薄的白雾。


 


黄少天觉得自己应该是没有见过这么帅的,客户群,同学,同事里都没有。


但是又不知道哪根筋莫名其妙较起了劲,带着一点偏执的觉得自己应该是见过这张脸,如果这个时候有背景音乐,黄少天说应该是甜蜜蜜,他就这样不要钱一般的端详着这位天将一般的大帅哥,背后还要应时应景的“啊~在梦里~”


 


黄少天觉得自己和歌里的波浪号一样,居然一时被美女画皮所荡漾蒙蔽就在这儿站着和他干瞪眼,这样不好。


但是他也注意到了,对面那个年轻男子原本伸出的手是个拥抱的动作,看到他的瞬间,却尴尬而不自然的收回了冻的通红的那双漂亮的手,和他手上那一串和他一模一样的钥匙,黄少天几欲想要开口,就久违的听到了那个现在已经可以称得上熟悉的声音。


 


“我可以进去吗?”


 


 


 


 


END




特别喜欢打错了的歌词,请让我再复制一遍吧。


对你说打错了
我不是你那个什么
你想找的那个
就算我跟她同名同姓又如何
都说你打错了
我要欺骗你干什么
你们多久没见
连我跟她的声音你都不认得
你怎么样 过什么样的生活
是否难耐寂莫 你到底是谁
总是阴差阳错 擦过我的耳朵
第几次打错了
这是注定还是巧合
谁是玛格烈特
她知道你的着急一定很快乐
你们发生什么
还是你欠了她什么
有什么舍不得
她不住这里你却非找她不可
你们会讲什么
口气会不会软软的
你紧张得想哭
多年后想起今天值得不值得




写了个狗血的玛格列特黄……对不起原梗的太太

评论(71)
热度(474)
© 鹤松|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