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松
 
 

【昊翔】驴友

*小年轻,就是要骑摩托车

孙翔到了雅安的时候已经快六点了,平时在家的时候心急的母亲早就已经做好了饭,这个时候他应该在房间里和同学约着下一局饭后副本。雅安的天亮的不算早,加上是七月份,天色才刚刚蒙上一缕茜色,夕阳的光辉铺撒在他被日照过度折磨的脸上带着一种痒痒的气息。

 

他摘下面巾,上面已经蒙了一层薄薄的汗,接近晚上的饭店,招待所里和他奔着一个目的来的驴友也是为数可观,但大多车型也都是中规中矩,他刚入摩托圈没多久,但也七七八八能分辨出一部分来。他开来的是他买的第一辆车,本田的Rebel,通身铁锈红,刚从318国道出发到小县城的时候往道边一停就扎眼的很,加上孙翔个子挺拔,往摩托车上一跨就是追风少年,但是随着一路尘土飞扬的糟践,历经十来天到了雅安的时候摩托车和孙翔本人都已经灰头土脸,不复当日的趾高气昂了。

 

亲切的招待所小妹给他收拾楼上的单人间了,然后又略带抱歉的下来给他解释说,这阵子走川藏线的人多,单人间下午就全部被定掉了,孙翔这才暗暗骂自己功课没做到位,早知道提前打个电话。孙翔虽然是个少爷心气,但看着人家姑娘一脸为难的样子,自然也是大手一挥说不要紧,琢磨着再往前开开看看有没有小旅馆。

 

小妹看孙翔进来铁着一张帅脸,一股子生人勿近的气质,没想到意外的挺和善讲理的,于是就和他建议起来,说今晚同他一样来的驴友有不少,大家都是走国道的,楼上两人的标准间还有几间,要是不介意的话一会儿大家拼拼房。估计听口音孙翔是南方人,年纪尚且还轻,担心他对于这生人同住还有些个芥蒂,小妹赶忙说大家晚上都在大桌上一起吃饭的,聊聊也就熟了,都是志同道合,说不定未来有个伴儿呢。

 

孙翔一听也觉得有理,他没在成都耽搁,从上一站直接开到了雅安,说到底也是身心俱疲,大晚上再折腾着出去找住宿也要多费许多功夫。本来这趟就奔着一切从简来,路上的青旅也住过不少,和个大老爷们对付一晚也没多大要紧的。小妹也热情,帮他一同将行李搬上楼,孙翔直男性子发作,赶忙摆手从姑娘手里接过自己的行李。

 

吃饭的地方是个棚里的大圆桌,老板正在铺大桌的台布,看到孙翔也是热情的招呼,生意做了多年也是经验老到又热心,估计是见多孙翔这类入藏的小青年,于是关切的问他这一路过来是不是还适应,下一站去哪儿之类的。孙翔平日里都是个傲气的态度,忽然遇到这些个嘘寒问暖的还不知道怎么对付,只能站在桌边儿一个劲紧张的干点头。

 

一会儿一群人就操着方言进来了,同老板勾肩搭背十分熟稔的样子,有一搭没一搭的寒暄了几句也就入席了,孙翔还摸不清这些人的关系,于是就找了个地儿自己玩起了手机。估计今晚来的客人多,老板就撺掇着搞了个大桌,隔着一块板后面的厨房也忙得火热,隔着板都能闻到一股辣油的味道扑着面门而来。

 

没一会儿孙翔就觉得身边的椅子被拉开了,本来也没想抬头看,就听的陆续大家似乎都入席了,这才放下手机抬头看看。桌子上的中年人居多,有些个来得晚还没来得及卸掉护膝护腕就凑过来,打扮都是清一色的简单,面色同他一样带着日照的毛糙干红。

 

他这才有意无意地撇了一眼身边的人,他整个人还保持着玩手机的姿势,头凑的很低,这样侧着一看到显得旁边的人特别高,只是一张薄薄的嘴唇耷拉着,眼睛也细长的略带点下垂,说不上好看还是不好看的长相,同他一样面带点疲惫的色彩,年纪看起来倒是小。

 

同年龄的陌生小年轻都喜欢相互比较,不分男女,孙翔也是毫无来由的窜出头的心气,一下子就把腰背挺直了,一坐就发现两人坐高看着差不多,自己还稍稍高点,也是得意了不少,于是继续垂着个脑袋和手机奋斗。

 

菜陆陆续续上桌了,老板热情好客给着这一桌萍水相逢的过路人讲着一道道菜,特别介绍了雅安的水好养的鱼叫一绝,语毕陆陆续续就上来了三四盆鱼汤,孙翔中午才在路上随便吃了碗牛肉面对付,这会子已经是饿的七荤八素,在老板慷慨成词完就附和着鼓鼓掌之后,拆了筷子就打算大快朵颐。

 

还没等孙翔的长手够到眼前那块鱼,一双筷子已经捷足先登,抢先一步从孙翔的眼门前夺走了一块鱼,筷子还是擦着孙翔的筷子过去的,孙翔没好气的看了一眼筷子的主人,对方还是板着一张脸,没什么表情起伏的吃着碗里的鱼。

 

得了便宜还卖乖,吃都吃上了板什么臭脸啊。

 

孙翔虽然对于外人都还有着一种别扭又刻板的礼貌,心地也是一等一的好,就是生平最恨看别人装逼,当时发小刘小别就说他来着,说你高中又是染黄毛又是改校服的,你还看不得别人装逼,你这什么双重标准。孙翔炸了一头黄毛说老子这是青春洋溢,哪儿是装逼。

 

然而虽然对身边这个大兄弟的第一印象并不佳,但吃饭才是人生重要的大事儿,他也懒的和旁边这人多计较,兜着个勺就开始继续吃起来。席间大家伙儿都三三两两和身边的人交流着这一路来的体会心得,组团来的就干脆把这顿饭改成了誓师大会,总之热闹的很。就孙翔和他旁边的小年轻自始至终保持着吃这一动作,也不知道是一路颠簸饿坏了还是实在懒得和对方强行聊天。

 

老板看着也是助兴喝了一点儿,大家聊了一阵之后老板清了清嗓子就带头发起了言,说各位远道而来,虽然说就是这一日交情,但这会子大家图个乐呵,大家互相介绍介绍,说不定之后路上还有个伴儿。一伙人也在一旁起哄架秧子,就三三两两的自报家门起来,遇上夫妻搭档来的席间也是一阵哄闹。

 

孙翔从小到大就不爱这自我介绍,自个儿也没多少大众爱好,也不稀罕和不懂自个儿喜好的人瞎掰扯,这群算是志同道合的驴友,但也实在不知道说点什么好,于是就老老实实报了个名字,说自个儿老家杭州,就耷拉个脑袋坐下了。一群中年驴友还一旁鼓掌说小伙子长的真帅,还一路从318起点开过来,牛逼啊。孙翔心里挺骄傲,脸上也有点挂不住,就在一片配合的褒扬声里施施然坐下了。

 

孙翔结束就正好轮到身边这个年轻男子,他到也不卑不亢,站起来了之后就端起了手上的玻璃杯,装的是开席前老板给诸位倒的酒。

 

“唐昊,昆明来的,和各位一路。”

他话是不多,说完这几句就直接把手里杯子里装的酒一饮而尽。唱下顿时是一片叫好声,唐昊似乎挺懂这一套酒桌规矩的,基本上上了酒桌,这先干为敬的道理总是金科玉律,不会错的,加上唐昊在这群人中按年纪算,还是个晚辈,这杯酒喝的合情合理还懂规矩,那些个年长的自然也不会为难他。

 

孙翔也不是不懂个中套路,之时他对于酒精这玩意儿实在是过敏,有这心也没这力,但是又连带着鄙视做了自己想做事情的唐昊,想着你拽什么呀你拽,一会儿就去看看你开的什么大家伙。

 

席间还有些个驴友估计也是喝多了,口齿不清地眯缝着眼睛问唐昊。

“哎小伙子,我也单名个浩,敢问你是哪个浩啊”

“日天昊。”

 

“噗”孙翔终于还是没忍住。

身边的唐昊这才拧着眉毛看过来,感受到了身边投来不太友好的眼光,孙少爷也不甘示弱地丢了个没好气的眼神回去。

管你日啥,自个儿报的日天还不兴别人笑的。

 

这顿饭味道是吃的不错,但是由于身边做了个这么个阎王脸,孙翔剔着牙都觉着这顿饭好好的被耽误了,但说实话还是吃了不少,于是就插着个口袋往车库里走走,他来的匆忙,还没来得及看看这群人开的都是些什么。

 

这个点儿大多数人都回去洗澡休息了,但好在车库还有点微弱的灯光,孙翔就借着着有点昏黄的灯一路有一眼没一眼地观察着身边的车,两排车道并在一起,走过去的时候还是有点窄,加上孙翔这长手长脚幅度大,一个转身不小心就碰到了身边最近的一辆黑色的摩托。

 

本来之时小小的碰撞不碍事,没想到车边儿忽然冒出个压低了嗓门儿的声音。

“干嘛呢你?”

孙翔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吓了一跳,定了神一看车旁边蹲了个人,正拿着块布擦着车,孙翔刚这一碰估计是使得唐昊脑袋撞上了自个儿的摩托。既然看到是唐昊孙翔自然也没什么客气话和好脸色,还没来得及抱歉,就先一步带着挑衅语气开口。

 

“问我干嘛呢,你干嘛呢猫在这儿,黑灯瞎火的。”

唐昊保持着自己蹲着的姿势,眼珠向上一翻,看着孙翔朝着他的车扬了扬下巴,也懒的搭理这不识相的,于是把布往水里一浸,溅起了一小片水花,然后转个身换个方向背着孙翔,一边儿说:“看不懂?你瞎啊。”

孙翔觉得这人真是糟糕透了,当初就应该给他贴个装逼标签,会不会聊天。比起唐昊这张不讨人喜欢的嘴,他的车倒是不错,孙翔自个儿开的是个太子车,但是喜欢跨骑更多,哈雷或是杜卡迪都是以跨骑这型最漂亮,但是他那领着他入门的表哥因为孙翔那操碎了心的妈,好说歹说都没让孙翔第一辆就买跨骑,孙翔又嫌弃踏板车底盘太低,撇去安全系数高这一点不谈,活生生的助动车。

 

唐昊这车算是平价跨骑里比较威风的,上市也没几年,线条流利又带着刀刻一般的设计,在风里阻力小,加上底盘儿高,这翻山越岭简直酷的易如反掌。他抬起自己穿着防暴靴的脚轻轻的踹了踹轮胎。

“这CB500X?”

唐昊也没回答是或不是,也算是默认,背着身子问他。

“你的呢?”

 

“和你一个牌,不过是Rebel,停门口呢跟哥看看去不?”

孙翔本以为遇到个识货的,谁知唐昊擦车的手都没停下,边擦着车边从鼻子发出一声冷哼,带着点冷飕飕的声音说了句:“娘炮小排量。”

 

孙翔觉得自个儿火气都窜到头顶了,这么直接不拐弯抹角的挑事儿还是头一回,孙翔自个儿也是个刺儿头,吞了这口气跟吸了口汽车尾气一样,哪儿受得住。

“你这人怎么说话的,CB500排量也没过千你和我这儿扯什么呢——”

孙翔闹完想想觉得还不够有理有据。

“排量大怎么着了,进了藏区加油站少,小心耗光了油你还在山里叫妈妈呢。”

 

唐昊估计是擦好了车,拍了拍手就站起来,也懒的和孙翔争执。这也是孙翔和唐昊头一回面对面站立的对视,唐昊和他差不多高,穿着一件黑色的紧身背心,下面包裹的一身精壮紧实的肌肉,骨架看起来倒是比孙翔小点儿。唐昊自带着一股子紧绷气息,细长的眼睛里随着摇摇晃晃的灯泡有种不明的戾气,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好招惹的家伙。

 

空气有点凝重,孙翔挑衅完也毫不示弱的借用他一点点微弱的身高优势眺视着眼前的唐昊,夏天的晚上还是带着一股闷热的暑气,两个青年的身体都在这狭窄而湿热的空间里蒙上一层细密的薄汗,似乎在凑近一点就能感受到对方身上散发出的热气。

 

唐昊朝孙翔走的近了一点,孙翔觉得就像一个沉默的斗兽超自己走过来,满身散发的荷尔蒙都带着一种烦躁又不好惹的气味,抓的孙翔整个人毛毛的,但是孙翔从来也不是什么怂包,一双眼睛始终和唐昊对视着,即便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对面那个皱着眉头的唐昊下一秒就要挥着拳头扑上他的面门。

 

唐昊走到他身边,带着一阵有点闷热的风,然后举起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拿起的家伙,朝孙翔的脸挥了挥。

“老子有油桶。”

 

你大爷耍我呢?

唐昊排开挡路的孙翔就带着油桶和布径直走了出去,孙翔这门心火还没来得及消灭,就被冷嘲热讽的唐昊浇了个透心凉,他也懒得转头回去揍他,于是憋着一肚子的火气,怄气似的逛完了这一串车流,走回去的时候还不忘在唐昊的车上踹上两脚泄火。

 

排解完情绪的孙翔觉得人贱自有天收,自己犯不着在这儿斗气,于是畅想了一下被困在高尔斯山上耗光了油叫苦不迭的唐昊,觉得今夜真是月朗星稀,吉星高照,决定不辜负这良辰美景,好好麻溜洗个澡养精蓄锐,明天赶着六点半出发去康定。

 

然后他就看到了和他拼房的房客唐昊,正湿着头发坐在单人床上抠脚。

 

 
 
 ———————————————————————————————

 
 
 
 
 
 
 

啊…………好想看两个人在冷冰冰的二郎山隧道里开,然后翔翔拉着不情愿的昊哥在碑前拍照,飙车也行啊(吐血

 
 
 
 
 
 
 


评论(18)
热度(174)
© 鹤松|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