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松
 
 

【轮回】单身汉 3

快到冬天,才想起来我去年冬天写的古久东西

这篇基本上是带七期玩耍,冒充翔哥生贺



年前回去之前,孙翔还和周泽楷打听了一下S市有什么特产可以带回去,其实从前打比赛的时候,S市也是常来,只是既然现在算是正式轮回战队的成员,自然也得算是半个S市的人,回家空着一双手也说不过去。本来在这件事情上孙翔更想咨询一下江波涛,但是想想江波涛倒也不是本地的,最后还是硬着头皮去问了自家队长。

 

记得当初问唐昊他们K市特产的时候,唐昊摆着不情不愿的臭脸,但又带着献宝一样的口吻和孙翔如数家珍地描述着你这个听说过没,那个听说过没,你怎么连这个都没听说过,但没想到这个问题居然把周泽楷难住了。

 

想周泽楷堂堂一个S市土著,又是个被王杰希青眼相加有品位的食客,对于美食应当是了如指掌,以至于他刚来时候一度觉得周泽楷可能是和平饭店里颠勺儿的,副业过来打游戏,平时队里出门吃饭,队长就像一个行走的大众点评,只要跟着队长走那就一定可以大快朵颐。

周泽楷听完这个问题之后,两条好看的眉毛恨不得打个结。

“呃……小笼包?”

“小笼包怎么带回去啊!带回去都变成瘪笼包了!”孙翔黑了半张脸。

大概是理解了孙翔问特产的用意,周泽楷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随即眉头又皱成一个小笼包。

 

孙翔便是没想到周泽楷这个吃遍大江南北的家伙居然阴沟里翻船,于是也只能自己头脑风暴,略带着不确定的试探引导地继续发问:“比如桂花糕啊什么梨膏糖啊之类的算不算。”

“不算!”回答的倒是很斩钉截铁,孙翔从周泽楷的语气里硬生生读出了一个感叹号,心想好吧好吧你帅你说话。

“那个,江浙都有。” 

“后面的,太甜不要”

周泽楷还真的是个行家,在吃东西这一方面为了维持自己荣耀美食届一霸的称号,硬是没让孙翔离开,绞尽脑汁琢磨着到底有什么东西在别的城市不泛滥还能够作为手信带回去,于是两个人就大眼瞪小眼的对着静坐,还是孙翔败下阵来,又不好意思拂了周泽楷的面子,就在房间里继续坐着,拿出了手机聊天,任周泽楷在他旁边头脑风暴。

七期的群里残留了三五条未读消息,无非就是大家汇报一下什么时候回家过年。

一叶之秋

有啥想吃的没有,这几天还在S市给你们寄过来

 

唐三打

寄个球

 

一叶之秋

啊什么球?唐昊你每次说话都说不清楚言简意赅个啥啊

 

花繁似锦

孙翔,唐昊的意思市快递都快停了,再说我们K市那里估计停的还要早一点

 

一叶之秋

也是啊,就你俩在?他们都练习呢?

 

唐三打

都和你似的这么闲

 

一叶之秋

唐日天你会不会好好说话

 

孙翔愤怒的看着这群到了自己难得打算送爱心的时候就一个个闷声不响做鹌鹑的革命战友们,感到了莫大的悲伤,心里暗暗发誓绝对要十分有骨气,带个毛的手信,放眼整个七期群就数邹远和他情比金坚,邹远真是百花里不可多得的好人。

孙翔天人交战,QQ又开始不识相的叫了起来,当孙翔解锁屏幕的时候却意外的看见弹他的人是周泽楷,他好奇的抬头望了一眼大概距离他不到8个身位格的队长,就看到对方用手点点他的手机示意他打开看,孙翔低头戳开了消息框,上面是一部分的地址,类似于老大房的糕点还有南京西路雁荡路交口的年货市场。孙翔一边思忖着这才是可靠的队友,一边又想着这么近干啥不直接拿手机给我看啊,莫非周泽楷觉得这样很浪漫吗,岩井俊二电影看多了的文艺青年有的时候真的是很莫名其妙,于是给了周泽楷一个坚定的眼神,就回到自己房间里去查路线了。

虽然还没有正式到了春节,总有不少人借着这辞旧迎新的名义操办起了喜事,外头噼里啪啦的放着炮仗和烟花,孙翔的寝室楼层不高,一股子硫磺味就借着窗户缝隙钻进屋子里弥漫。孙翔划拉着笔电搜索着路线,被这股子味道呛的有些分神,起身打算去关窗户时才发现扔在床上的手机有无数条未读消息的提示。他也是个急性子,长手一捞就捞过手机打开看,也不顾窗外那肆虐的味道,猴急的像发现女神回复短信的高中男生。

未读消息是来自于一个新的讨论组,名字起的堂堂正正,孙翔看到前面约莫有五十来条未读消息,也没这个闲功夫逐条细读,看着前面几条都是邹远发的,心想估计琢磨着大家寒假一起出去走一个,于是就在这个名叫做“探监分队”的讨论组里第一次开了金口。

 

一叶之秋

这是要探监谁啊

 

他可靠的温柔的K市花美男好同志邹远给他扔出了一个重磅炸弹。

 

花繁似锦

孙翔,我们打算过来看你。

 

飞刀剑

顺便来考察一下轮回的伙食,我看你自拍感觉又胖了

 

外面炸开了一朵紫红色的璀璨烟花,孙翔觉得自己脑袋里有一百个黄少天在咆哮。

倒不是不欢迎同期们的探访,只是他们这一同期的伙计们私下关系相当不错,插科打诨大呼小叫的也从没少过,但是说起组团探访这一回事还是头一回,孙翔想想还觉得挺受宠若惊,虽说心里还是觉得有几分怪在打鼓,暗暗还是有几分高兴和得意,觉得这事儿听起来特别琼瑶特别娘,嘴里还连带着哼起了飘洋过海来看你。

但不管怎么说人要脸树要皮,孙翔的高贵逼格不可移。不论如何今年份儿的傲娇必须得用完孙少爷才觉得浑身快活。

 

一叶之秋

啊?可是我回去的高铁票都定了

 

唐三打

小远我早说了这事儿没戏,倒霉催的

 

孙翔心里又开始打鼓,心想唐昊你这么不懂风情你这辈子就跟着周泽楷一起穿棉袄打光棍吧,就这领会力还想泡什么妞,转念又一想觉得把自己比作妞也不是什么好词儿,这时永远可靠的邹远同志出来调节气氛了。

 

花繁似锦

高铁票那也没多少钱呀,不知道能不能改,正好问了一下我们几个战队这个年放的都早,以前也没好好来S市,顺便来看看你。

 

孙翔虽然略不爽自己这么大个人居然被归在顺便那一块儿里,但想想自己这个被访问的待遇搞不好还真的是联盟的头一遭,他有些高兴地脑部着其他几期的聚会类似吴羽策带着李迅来看周泽楷,喻文州带着黄少天来看张新杰,想想就不可能,自己还是相当有同期凝聚力的。

 

但是QQ空间里那都怎么说的

不要低头,皇冠会掉;不要哭泣,贱人会笑。

一叶之秋

也成吧,哥几个难得来一回,票退了呗

 

唐三打

退个七十块的票还这么多话

 

一叶之秋

嘿你又知道高铁票七十了!你还去查

 

花繁似锦

是我和唐昊說的

 

一叶之秋

想也是,这家伙这么懒哪能去查这个

 

飞刀剑

我们打算如果你舍不得高铁票就给你凑个八十块,弥补一下你的心灵,剩下几块钱还够你买个包子

 

一叶之秋

我靠刘小别你也来!

 

飞刀剑

怎么着现在摇身一变魔都人民还不欢迎我了

 

一叶之秋

 

一叶之秋

我只是好奇你们队长难得这么早放你们,平时你们不都快死磕到除夕么

 

飞刀剑

我不知道啊,柳非说队长他妈逼的相亲,催的緊呢

 

一叶之秋

相亲就相亲你别说脏话,你还嫉妒人家你也去啊

 

飞刀剑

唉谁他妈嫉妒了,队长有了归宿我得上工体边上放烟花儿去,罚款我也放,顺便老袁也不来啊,他也相亲去了

 

一叶之秋

合着你们几个过来别是躲相亲来的吧靠

 

繁花似锦

不是不是,这不来看你吗,对自己有点信心

 

话说完,得到孙翔首肯的屏幕对面那三人,将事先编辑好准备发给自家操心的妈的短信,按了发送键。

 

一叶之秋

这还差不多

 

一叶之秋

到时候带你们见识一下国际化大都市

 

飞刀剑

我靠孙翔,H市人民要为你这句话丢人丢死,你土老冒啊我靠不行你这话太土了我要发群里去

 

花繁似锦

……………………

 

一叶之秋

怎么了我怎么了

 

飞刀剑

还国际化大都市,我还没说我自个儿是中央来的呢

 

孙翔懒得和这群狐朋狗友置气,对着手机做了个色厉内荏的鬼脸,还是压抑不住心底的一点儿得意,哼着歌儿就跪着开始拾掇起了丢了一置物篮的衣服,琢磨着究竟是穿件什么去高铁站接人比较好,无论到哪个战队孙少爷始终还是没有改掉自己随手扔东西的习惯,而好死不死这位少爷的家当还特别的多,时常就把衣服裤子外套摊的一屋子都是,因而整个俱乐部唯一能够让孙翔少爷点头哈腰的基本上就是打扫房间的保洁阿姨了,在孙翔看来这才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救孙翔于水火的米伽勒。

来叫孙翔吃饭的周泽楷猝不及防被孙翔甩出来的卫衣蒙了一脸,还没来得及说话,就感到自己脸上的卫衣盖头就被长手长脚的孙翔敏捷的揭开,对方还体贴的帮自己整理了一下被压住的头发,虽然孙翔大大的动作毫不走心越揉越糟糕。有着一小半天蝎血统的细心周队长敏捷抓住了孙翔这毫无来由的狗腿,体贴的问到:“有什么需要帮忙?”

 

孙翔如释重负地叹了一口气,激动的一屁股坐到床上,又带着点兴奋的站起来在周泽楷身边做圆周运动,想了几秒钟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说:“聪明人讲话果然就是一点就透!周泽楷你听我说啊……”

 

“叫队长。”

“呃…………好吧队长。”孙翔想着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周泽楷你真是见缝插针的鬼畜。“就,七期几个过两天来看我。”孙翔拧着他那两条帅气的眉毛,斟酌着措辞,总不能直接了当的和周泽楷说,我哥们儿过几天要来了轮回的各位好兄弟请把台面和排场给我撑足了,咱们力求输人不输阵。

孙翔还兀自在那里为了他和唐昊此生完全不懂的婉转表达拧巴着,周泽楷就心领神会的拍了拍孙翔的肩膀,带着了然的眼神点了点头。

“懂了,会好好招待。”

 

孙翔虽然满脑子想的都是“我当然知道你们会好好招待他们啊,难道世界上还有人敢虐待唐昊和刘小别吗,哦不对这个世界上还有个人叫王杰希”这样复杂的想法,但是看到自家队长这么亲切体贴,自然也相信队友们的良善,不会一个劲儿在七期面前拂自己的面子又顺便再拆个台,于是也就尴尬的朝着周泽楷点点头表示谢谢。

他不是个擅长表达感谢的人,所以即便有什么起伏的愉悦情感,都带着点难以表达的紧张,偶尔还显得有点窘迫。他本人又是骄傲的很,时常就用着自己张牙舞爪的戾气和本性中的洒脱掩盖掉偶尔柔软的内心部分。这点倒是同不善言辞的周泽楷是相通的,因而看着孙翔在那里支支吾吾也不知道是想说谢谢还是什么的前言不搭后语,便体贴的拍拍他肩膀。

 

“准备去吃饭了。”

“哦哦好”孙翔挠了挠一头的杂毛,看着身后堆起的衣服活像一个小山包,感到了无比的麻烦,恨不得直接躺到在床上睡到不省人事。想想一会儿吃完饭还有这样一件麻烦的体力活就觉得四肢无力。

 

“一会儿过来帮你一起理。”新的米伽勒周发话了。

孙翔少爷心满意足去吃饭。

 

 

到了约定好的那天孙翔来飞机场来的特别早,三个人虽然出发城市不同,但算好的到达时间也都差不多,前一天晚上孙翔不知怎么有了些春游一般的情绪,一个晚上辗转反侧都没怎么睡好,好不容易到了半夜两点有了几分睡意,迷迷糊糊梦到自己在某一场全明星赛上使出了一记行云流水一般的龙抬头,暴击了韩文清,站在台上的时候看到坐在下面的叶修神情严肃,面色别提多难看,顿时觉得自己走上了人生的新巅峰,结果长腿一蹬就醒了过来,睡眼惺忪地用手摸索着床头的闹钟,放近了一看,指针还定定的指着五点,他两腿一夹被子继续滚向一边天人交战。

 

结果就是,清醒的大脑告诉自己这个难以成眠的事实,于是孙翔干脆一鼓作气起床顶着浑身的起床气刷牙洗脸,和轮回俱乐部的流浪猫面面相觑几分钟后交出了自己的面包,赶着S市最早一班地铁乘到了机场。

好在邹远和刘小别的飞机也比较早,邹远人不在K市,飞过来的距离也就近些。唐昊这两天换了部新的SUV,就直接和孙翔说自己开车过来顺便试试车,就不用他接了。唐昊不是个爱炫耀的主,开车来也只是图个方便随口一说,此消息一出,七期各成员皆伏地高呼唐总裁威武,唐总裁的大腿是最值钱的大腿。孙翔说你们这群人太没有骨气了,简直是联盟的耻辱,年轻血液的败类。

 

孙翔百无聊赖的喝完了两杯红茶拿铁之后刘小别就一脸面瘫的出现在他面前。孙翔从前就爱吐槽刘小别,说平时看看你打字手速和语言都挺丰富的呀,骂个人还能带着京骂换八百个花样,你的面部表情就不能生动一点儿吗。刘小别一本正经的说这是微草的优良传统,对敌人要像冬天一样冷酷。

 

孙翔摘掉墨镜朝他扬了扬下巴,诚恳的问了句好。

“小鳖哥”

“翔宝儿”刘小别不甘示弱直接回击。

 

“到了啊。怎么就一眼看见我了?”孙翔说完话还帅气地超刘小别挑挑眉毛,恨不得额头直接写三个大字,超帅气。刘小别翻了个完全没有眼乌地教科书式的白眼,说:“废话,出来一看整个人群就你带个墨镜,除非我瞎,不然绝对不会看不到你。”

孙翔没好气地接过刘小别的一个袋子。“我这不是怕被人发现吗,毕竟这里怎么说还是轮回的地盘。”

“你这样不被注意到才比较难好吧翔宝儿”刘小别上下打量了一下今天的孙翔,皮衣马丁靴,帅到是真帅,可丢到人群也实在是扎眼的很,于是左手托着箱子右手拉着孙翔就跑到靠大厅外侧的座位那儿去了。邹远的飞机还有半个小时才到,刘小别设了个S市机场的定位就开始发他言简意赅装逼范儿十足的微博,孙翔撇了一眼,有气无力的说:“别说和我在一起啊,我晚上还指着这个发微博呢。”刘小别爆起了手速开始发短信,期间还不忘抽出一只中指向孙翔表示亲切问候。邹远的飞机似乎是晚点了,两个小红人缩在机场大厅的一角开始眼观鼻鼻观心,刘小别凑过去闻了闻,忽然露出了非常嫌弃的表情。

“喷香水儿啦你。”

“啊………………周泽楷的。”

“咋那么骚包呢翔宝儿!话说周泽楷还喷香水儿啊”

孙翔闻闻自己的领子,是还残留着一股木质香气的味道,回想了一下,说:“好像平时也不太用,就商业活动什么的才会用,周泽楷好像对这种东西也不感冒,今天我也就顺口问他一借。”

“那是人家底子好”

刘小别抬起右腿踹了踹旁边的孙翔,孙翔才如梦初醒般迷迷糊糊的抬起头,就看见邹远被空调蒸的一脸高原红,手里大包小包拎了好几袋东西,不知道是年货还是土特产,估计是找了他俩一会儿,这会子气还没有喘完,哼次哼次的大口呼吸着。

刘小别赶紧从邹远手里接过了东西和行李,孙翔也站起身来把位置让给邹远歇口气,邹远还没来得及开始说话刘小别就开始板着一张面瘫脸开始贫。

“小远你这是刚刚从玉龙雪山山顶下来啊”

“小鳖你别臭贫。”

 

刘小别看邹远也拿这个黑历史昵称调侃自己,顿时就识相的闭嘴了。说起来这个绰号还和蓝雨的卢瀚文有点关系,这孩子不知怎么对刘小别就有着一股子毫无来由的亲切,黄少天说是一见钟情,听完之后孙翔更加觉得剑系真是没什么好人。卢瀚文是G市人,刚刚开始打游戏那会儿子还带着点G市的方言声调,叫起刘小别特别像小鳖,这件事还是袁柏清发现的,秉持着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心态,顺嘴就往七期群里一说,为此刘小别还和袁柏清绝交了三礼拜,后来被王杰希本着队内精神文明建设的主张逼着重归于好,就差没有桃园结义,然而作壁上观的王杰希还是对于袁柏清在刘小别寝室门口画了只乌龟一事睁只眼闭只眼。

袁薄情,你好狠的心。

 

唐昊比他们早些到了,但也没有进轮回俱乐部,坐在车里等着这三人出现。结果就看着这三个家伙并排走在马路上,甚至过个窄道都要横着过去,看的唐昊一阵阵的头疼,锁上了车下去透气。

会合之后四人(主要是在孙翔的领导下)雄赳赳气昂昂进了轮回俱乐部的大门,还顺便欣赏了一下孙翔假装和轮回俱乐部的流浪猫相处融洽,结果差点被猫抓了一个大口子的场景。“我要指着这个事情笑半年。”刘小别认真评价到。

不过孙翔的确在轮回俱乐部上上下下都处的相当融洽,连食堂大妈看到他都一脸喜笑颜开的说,小孙今天穿的哈帅的喏,搞的孙翔挺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邹远四处观察着,不动声色拉了拉唐昊的袖子说:“孙翔处的很好吗,看来轮回的确是挺不错的。”唐昊也没说什么,就是淡淡地点了点头。

走去休息室的路上一行四人正好遇到做完总结出来的周泽楷,因为孙翔提前和他打过招呼,周泽楷看到这几位场上的对手倒也不是很吃惊,也就自然的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可能因为周泽楷不爱说话,场面忽然就有些尴尬,孙翔东道主情绪忽然就上来了,也不知怎么忽然就开始十分自然的做起了介绍。

“啊这个是我们队长周泽楷,认识一下——”

 

死寂。

连周泽楷本人都觉得有一些尴尬,对面三个人表情精彩,唐昊一脸不屑的看着孙翔,刘小别摆出一副痛心疾首的脸色,还是邹远先回过神来说:“啊哈哈哈我们认识的啊孙翔,周队好。”

“大家好。”周泽楷也十分配合的笑了笑。

孙翔现在只想平地挖个坑把自己整个埋起来。

 

晚上俱乐部的成员都一一回来了,探监分队的成员们也逐渐习惯了轮回的氛围,正围一圈坐在咖啡桌旁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这样一个寒冷的冬夜,空调吹着,咖啡喝着,周泽楷这样安静的美男子还充当着背景墙,基本上就算是夫复何求了。杜明到了晚上八点的时候回来了,下午的时候去快递公司那里寄东西回去给母亲,站在仓库瑟瑟发抖的冻了一个下午,一到了俱乐部就大呼还是俱乐部好,有空调才是这个世界的王道,于是一惊一乍的脱下了羽绒服,穿着一间卫衣,外面罩着间马甲就开始加入了攀谈。

 

唐昊唐总裁感到如芒在背了。

如坐针毡的原因不是因为江波涛一直坐在对面朝他微笑,也不是因为吕泊远泡的速溶咖啡居然可以这么难喝,而是因为他看到了对面杜明被遮住一半的卫衣。在马甲的遮蔽下隐隐约约的透着上面的印字。

I LOVE 唐X

 

究竟是唐什么啊这样还怎么让人好好安心喝咖啡啊,他忽然想起孙翔刚刚进轮回的时候提到一个队友要和姓唐的表白………………唐昊蹙着眉头毫不客气狠狠的拿眼刀开始上上下下剐杜明本人。

杜明觉得自己巨冤,好不容易挨了一个下午的冻,回来还没有来得及吃饭,就无缘无故收到了来做客的呼啸队长的眼刀凌迟伺候,觉得这个眼神冷酷的好比西伯利亚冷空气。

能让我好好过年吗。

—————————————————————————————


评论(39)
热度(509)
© 鹤松|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