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松
 

【粮食】高等游民

*落叶归根,又名叶修上京讨债记,京城boy爱恨情仇

*一个粮食,虽然也有夹带私货,拖出去斩了

*不是谈恋爱,随便给我个评论好吗



叶修收拾铺盖离开上林苑的时候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凌晨,但凡叶修自己描述当晚的情况必要裹挟着霁风碧月的环境渲染,要么就是带点儿独揽沉风暗夜的味道,骚包的不行,但是据当时唯一目击者方锐描述,丫就是带着俩老头旅行包跑路了。

 

  叶修这个时候就很不上路了,毫无预兆挑了个凌晨就离开,方锐因为晚上扯着电话对着林敬言鬼哭狼嚎东拉西扯折腾到半夜,才发现叶修这老小子居然还真打算留封信来个不辞而别,权当自个儿是功成身退了。

 

  叶修被抓了个现行,倒也不慌不忙,叼了根黄鹤楼朝着方锐努努嘴,“那顺便帮着提个行李呗。”方锐心里这个苦,本来一肚子骂娘的腹稿都无处宣泄,还平白无故给这人当起了长工。一心又觉得这事儿做的太不上路,一心又巴不得这祖宗赶紧回去。

  “我这也是一肚子委屈。”

  “你可拉倒吧。”

  “你说,我也正式算是在这职业选手生涯里吹灯拔蜡了,总得走吧。”

  “一会儿老板娘和沐橙也遭不住,哭哭啼啼给我来个告别会,搞的和追悼会一样,我到底是回北京过日子啊,还是直接送去八宝山啊。”

 

  冠军奖杯捧回去后大家都恨不得拿个抹布擦的噌亮,每年大扫除都不带这么积极的,叶修退役也是成了定局,大家也都心照不宣的不把这事儿铺在台面上说,叶修也就跟着方锐和老魏继续插科打诨。

  “结果你还真搞个不辞而别,你可真行。”

  方锐翻了个有气无力的白眼,本来就没睡成的晚上莫名其妙还要回去背上同伙的黑锅,心里暗自从头到脚把他骂了八百遍。叶修倒是显得落落大方了,从兜里掏出一包瘪瘪的黄鹤楼,塞到方锐手里心,点了一点,十分嫌弃。

  “我还真抽不惯这黄鹤楼,回去拿给老魏,顺便替我问候一下他独特的品味。”

  方锐一把抓了过来,一边儿表达了对叶修这人居然连临走临走还不忘扒个装备的恶劣行径提出了严肃批评,并且最后下了总结批示。

  “行了行了快滚蛋吧。”

  他烦躁的同叶修挥挥手,也懒得看他。

  “说真的,回去好好安抚我们新队长还有老板娘什么的,我可是真怕。一个姑娘三只鸭子我们队里这三个姑…………”

  “行了你快走吧,你还在这秀优越感我改天告诉蓝雨的去,看他们不削你。”

   

  叶修从他手里接过了旅行包,没想到初来H市时随身携带的不过几件薄薄的行装,辗转了几年也算是荣归故里,人也白胖了些,行李也变得沉甸甸了许多。

   江南山水养人,没白混啊…………

  “山水有相逢,方锐大大。”

  叶修一手提着一个旅行包就闲庭信步般的走过安检站,也腾不开手给方锐留个挥手的潇洒背影,于是也就提着包意思性的晃了两下比划着,算是打招呼再见了,方锐看这人越走越远,逐渐在视野里消失成了一个模糊的点儿,倒也不觉得有什么特别悲戚的情怀。

   夏天的日出总是早些,一抹莹亮的鱼肚白在广袤的长天天际划出一个不深不浅的口子,日光便喷薄而出,机场冰冷的地砖上也逐渐镀上一层独属于夏日的温度,一架架飞机载着尚未坠落的星辉隔开了日夜的天色藩篱。

   方锐从前也在飞机场里送走过林敬言,也是同叶修一样北上,当年还是混在呼啸的人群里,叽叽喳喳的都是依依惜别又如出一辙的话,当年的他似乎也没怎么跳脚,也是草草和林敬言拥抱了一下,便没心没肺敦促他快投入Q市的阳光下涤荡一下心灵。

  山水有相逢,话说的文绉绉,道理倒是通俗易懂。只是想着叶修这下子还真是急流勇退,袖子一甩居然也就回了老家,潇洒的当起了甩手掌柜,自己还要带着一干革命队伍奋斗在战争第一线。

  方锐伸出两只手指,对着划出一条白色轨迹远行的飞机深沉的比了个射击动作。

 

 

   比起兴欣众对于叶修未来仕途的诸多瞎操心和担忧,回了北京半年的叶修倒是过的相当滋润,都算得上是如鱼得水了。虽然每次和H市各位视频通话的时候都报自个儿好的不得了,身体也好,不会放弃抽烟,也不会开始健身,一如既往。兴欣的各位都当他是在拿话搪塞他们,离开事业生涯自然会有些难以适应,哪儿见的像他说的过的如此活神仙。

   而叶修还真不是把自己满腹壮志难酬的情绪藏着掖着,回到北京之后一切过的还真算得上挺顺遂,老头在竞技总局里给谋了一份赛制参定的差使,也勉强算的上是叶修的老本行,叶修毕竟也是脑子灵活,上手起来也快,基本上也就顺顺当当人模人样的过起了朝九晚五的普通社会人日子。

  叶修自个儿的生活闲暇倒是充实了不少。他刚回北京那会儿,王杰希和中情局似的不知道哪儿得了消息,马上就和叶修接上了头。王杰希和叶修虽然同为一队之长,但当年叶修鲜少出现在公众面前,和外界打交道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王杰希基本上是又当着队长又当着发言人,身兼数值但就一份工资,都快成了半个业界楷模,打点各方面的手段和人脉也不在话下。叶修同志上京没几天,王杰希就一通两通电话过去语调干巴巴干着送温暖的事儿。

 

  说起王杰希和叶修的交情原先也算不得特别深,但囿于圈子小,也算得上半个知根知底。这次叶修算是彻底和荣耀舞台挥手告别,王杰希看他的眼神也是转变神速,马上就从敌队队长变成了退休的老同事,还多了几份唏嘘时光飞逝的情怀。

 

   王杰希也是早得知叶修在竞技总局里谋了个一官半职,算是个闲差但也称得上美差。王杰希由于地域原因,同总局里也多少来往过几次,算打过不少交道,那里面一套不言明的办公室哲学和饭桌上推杯换盏的道理王杰希多少心里还有点儿数,再加上总局那里有意无意抛出的橄榄枝,王杰希也是心领神会。原本自己在家对着电话还瞎琢磨,叶修这少不更事就跑出来打游戏,原本也是个公子哥儿,也未必对个中趋炎附势的道理有所建树。

 

   微草地处北京,总局一旦有安排就差人好言好语打电话请王杰希过来,恨不得给他差台八抬大轿作为坐辇代步,特别是冬天到了之后就更看不得王杰希在家赋闲,三天两头把他往总局里请了去喝茶。王杰希也是好涵养,知道工作需要也无法脱身,也就两三天不急不恼的往总局里跑,起晚了就假托自己堵在三环,然后自个儿在家悠悠闲闲的带手套,也是人精一个。

 

  自从叶修正式也算上总局的人了,王杰希往总局去的时候,往往也拐一趟办公室看看,美其名曰是看看他工作状况,实际上也是多管闲事的看看他周围的整个工作氛围是个什么情况。事实上证明王杰希也真真是操心过头了,周围几个同办公室都略微比叶修年长一些,说话都听来熨贴的很,还有一两个年纪轻的,也是打荣耀的,自然对叶修早有耳闻,反而倒是把他像个历史文物一样快供起来了。

  “哥毕竟还是名声在外。”叶修一本正经的朝着王杰希比划到。

 

  王杰希倒也不急着否认,只是简单看了看办公室的环境,窗明几净,不知道是附庸风雅还是真热爱此道,放了几盆颇为像样的陪盆栽和茶具,办公室里的人有一搭没一搭的搭着话,几个小年轻跑出去订外卖还对着叶修的桌子吼了一嗓子,问叶哥午饭要点儿啥,还是老样子不。

 

  叶修挥了挥手里的笔,接了句“劳驾劳驾,老样子。”说完就把椅子一转,像模像样的盯着王杰希,拿着手里那支长铅笔敲敲桌子。

 

  “我说大眼儿啊,”他略微压低了点儿声音,“你看吧,你每次一来,我们办公室就严阵以待,领导来都没这架势,您悠着点儿……”

 

  王杰希眉峰一挑:“我怎么了?”

  叶修顺势往椅子的后背一靠,拿着根铅笔就开始瞎比划“你看,你每次一来,这西装革履的,整的和领导视察一样,好威风,往我边儿上一站,嚯”

  叶修拿铅笔往桌上一敲,“活阎王啊”

 

  冷冰冰的活阎王王杰希也不和他搭腔,看他那没心没肺的样子就懒得和他置气,到底发现这儿环境还是颇为理想,也算是解决心里一桩事儿,于是扭头打算打道回府,顺便回微草训练营看看年末工作人员都有没有顺利回家。还没出门几步,就被叶修在门口叫住,叶修头发剪的稍微短了些,倒是更像他那个双胞胎弟弟了。

 

  走廊里没什么人,叶修语重心长,胡说八道。

  “大眼儿啊,你看吧到底我也虚长你几岁。”

  王杰希双手架着抱胸,好以整暇的看着叶修这张从来不怎么讨喜的嘴能说出点儿什么花来。

  “论辈分,你也要叫我一声哥,我也要叫你一声小王。”

  王杰希:“……”

  王杰希拿领带抽他的心都有了,心里说你这个论资排辈的标准跟哪儿来的。

  叶修到底还是心里门儿清的,王杰希隔三差五就来他办公室闲庭信步两圈儿肯定也不是闲的,理由叶修自个儿也通透,虽然还是会暗自无奈的对着镜子瞅瞅自己的脸,想着我真的长得这么不靠谱,看起来生活都不能自理,这会儿子王杰希都要来为我的职业生涯做监督了。他本是想说我还虚长你王杰希几岁,这点儿事我多少还是处理得好,您老就别操心了。结果耍流氓耍的有如神助,时间一长一张嘴就占人家辈分的便宜。

 

  唉……哥猫在老板娘那伸手不见五指的储物间里的时候,你王杰希还在复兴门吃鱼头呢。

  王杰希也是一肚子的腹诽,叶修这个人就算是为了表达谢意也这么的别致,王杰希生怕自己要被他气出心脏早搏,懒得和他继续胡扯这个哥哥弟弟的辈分话题。王杰希一会儿还有工作上的一脑门官司要早作准备,看着叶修在新岗位也是如鱼得水,也没这个闲工夫和他唠嗑,于是便草草打个招呼就离开了。

 

  没走几步,王杰希扭过头来和叶修补了句,平时空了可以来吃饭,路也近。

  虽说王杰希是个内心温柔却不动如山的佛爷,一向人前端着端习惯了(黄少天说是装逼装习惯了)自然也熟悉这一套老友相见的理论,但最后这句邀请可真真是客气的寒暄了,没想到王杰希说的一百多句话里,唯独这一句被叶修记了个清楚,并且一如既往的发挥了兴欣顺杆就爬的革命精神。

  嘴欠遭雷劈啊。

  所以叶修一脸不知是睡眼惺忪还是吃饱喝足的面孔出现在王杰希眼前的时候,王杰希唯一想做的就是倒回去掐死那时候随口下邀请函的自己。

  有一码说一码,叶修到底也不能算不速之客。回了北京之后实在是为了领导联系它,这人才扭扭捏捏不情不愿配了个手机,但大多数时候也就是个装饰揣兜里,跟个腿部挂件似的。但有了手机的叶修,好歹也算的上是全装全配了,来之前也发了个短信和王杰希说一会儿过来吃个饭,语气真挚诚恳,王杰希也不差这么一双筷子,但是无论如何也脑补不出来叶修诚恳的表情。

 

  王杰希在东城这套房子说起来还真有点干系。他原先跟着父母住在财政厅家属院里,后来进了微草一路当上队长,家和俱乐部之间天天来回也不是长久之计,父母上了年纪又讲究安土重迁,也没什么搬迁的意愿。那时候地主家还有些余粮,王杰希也琢磨着置办一套小户型平时工作日住,那时候叶修神出鬼没的到了兴欣,比赛期间两人也有一句没一句搭过话,王杰希倒也不怎么觉着生分,就把这事儿随口一提,说叶修如果在北京有熟人想转手房子可以知会一声。

 

  叶修在此时靠谱的很,没几天就在QQ上弹了个地址和联系人卡片给王杰希,说是让他去看看,这是他从前一个熟识要转手房子,靠谱。虽说对于叶修在北京待了仅十来年的人脉关系有点儿质疑,王杰希也没有这么想要刨根问底对方的底细,就把信息抄了下来去和对方见面。

 

  对方也是爽快人,于是在王杰希参考完一系列指标之后这事儿也就板上钉钉了,王杰希当时还是个新手,购房时还做了不少功课,对方倒是个老司机,一些合同上的文字解释还给他说了不少。这事儿办的妥当,王杰希本想去H市请叶修吃了饭聊表谢意,对方施施然打出一行字。

 

  “大恩不言谢,不如下一场兴欣对微草的时候,你擂台赛别上了聊表谢意吧。”

  “呵。”

 

  不得不说周泽楷的攻击方式有时候还是挺有用的。

  叶修那日来吃饭时都还没怎么来得及拾掇,脸上还带着点儿胡渣,想必也是因为放假赋闲在家没这个觉悟把自己折腾的人模人样,穿的倒也是干净清爽,但带着着半脸儿的胡渣,还顶着个涣散的眼神总有些许有碍观瞻,不知道的还当是刚磕了药。

  

  王杰希侧了侧身让叶修进来,一边儿皱着眉头说:“你这是从哪儿来,怎么搞的一脸落魄,路上挤着丢了魂儿?”

  王杰希一向都没有太大表情幅度,话说起来像带着飘儿,落入人耳朵里也是平平淡淡的一句。叶修也同他开始臭贫:“是啊我刚被老头子打断了腿,还被小点追着跑了两公里,路上看到独门独户门口过年贴着老韩的脸镇宅,想着我就这么背过气算了…………”

  王杰希随手关掉了油烟机,暖气的温度里散发着一股荤油的浓郁气味,叶修光是闻就知道王杰希这饭绝对烧的不咋地,但琢磨着自己的美食品味顶多做个各个品牌方便面的测评,于是也就闭了嘴。

  “放韩队照片就能弄死你一条命……?”

  “那当然不能够,但要是半场观众都举着老韩的照片,我能去了半条命。”

  王杰希也不慌不忙。

  “可惜你已经退休了,没法和霸图观众同仇敌忾真遗憾。”

  一个退休把叶修噎了三秒钟,他想像了一下王杰希混在霸图粉丝里挥舞着韩文清的海报,就感到一身的胆寒,他走到阳台边看着对面楼房低矮的房顶,自顾自的开始念起了诗。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催。”

  “你那个胡子头发是该减减了。”王杰希当头冷水。

  叶修继续神叨叨的念着:“儿童相见不相识……”然后瞄了一眼王杰希“笑问客从何处来?”

  “你的知识水平就停留在这点儿上?”

  “对付对付老同事够用了。”

 

  王杰希这套房子户型不大,简单的一室一厅,王杰希说穿了也就是个普通直男,不过是钱多了些,拥趸的妹子多了些,成为了半个人生赢家。“说破大天也就是个普通直男。”楚云秀小姐曾经磨着自己闪亮亮的水晶指甲没好气的评价到,自从她精致的画完妆然后抹上好不容易抢到手的Giorgio Armani唇釉502艳压群芳的出现在世邀赛的晚会时,谋杀无数菲林,在一个个暗戳戳的小角落里,穿着一身银灰西装看起来特别衣冠禽兽的王杰希,左手托着一杯色泽温柔的香槟,声情并茂的对着楚云秀姣好唇形上闪烁的蓝紫色金粉说。

  “楚队,刚才不好意思说,你嘴唇上有脏脏的东西,去洗手间擦擦吧。”

  当晚据苏沐橙回忆,楚云秀离场后穿着那双尖尖的Jimmy Choo狠踹了王杰希房间的门两脚,当时喻文州和王杰希同一间房,看到此情此景,体贴的举起了双手表示自己什么都没看到。楚云秀秀丽的眉峰一挑,豪情万丈的说了一句“谢喻队成全。”,然后就继续开始攻击王杰希的门,发泄爽了就一甩卷发迈着婀娜的步子走了。

  从此之后,联盟最不招楚云秀待见的直男里,王杰希若排第二,那么敢忝居第一的也只有叶修了。后来苏沐橙和楚云秀聊天的时候提到现在王杰希和叶修成为了饭友,虽然不是什么推心置腹的关系,但好歹也是分享一碗菜了,对于树敌无数的叶修而言,也是质的突破量的飞跃啊。

  楚云秀吐出一口恶狠狠的烟,简明扼要评价了一句:“该。”

 

  王杰希现在还状似安贫乐道的蜗居在他这四十来坪的小房子里,一门心思卫庄着中产阶级的岁月静好。叶修非要拆穿他,隔三差五蹭饭的时候就阴阳怪气的批判资本主义蚕食土地,屯田养房,走了他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王杰希看着叶修对着一勺子不是那么好吃的红烧鱼絮絮叨叨,知道他是在变着法儿指桑骂槐的影射自己,也懒的和他计较,张嘴来了一大口鱼。

  好咸啊…………………………

  叶修深刻批判资本主义剥削剩余价值也不是空穴来风,王杰希现在还真是翻身做地主,其实和翻不翻身也没几毛钱关系,他王杰希也不是红烧鱼。这几年王杰希又置办了几处房产,地方都不大,买回来之后就放出去在家收收租子,他也没多讲究什么一梯一户电梯房,还是在东城区买了几间二手的老房子,清一色普通老小区的多层,租赁起来也容易得多。没想到这几年老树开花,一路也奔着一坪五万的去了,还时不时传出要拆迁的消息。还贷的钱对于王杰希而言没多大压力,况且几年一晃而过突然间就黄袍加身做地主了。

 

  当然这事儿圈里也并没多少人知道,杨聪算一个,隔个一两月就找王杰希喝喝茶,王杰希偶尔也去天津和杨聪去宁园坐坐,今时不同往日,宁园人也不比往日的多,杨聪手里也有一两套房子,一些话题上两个人也讲的投机。

 

  但叶修见不得他韬光养晦,耳根子清静。黄少天喻文州同王杰希私交不错,但这点上除了喻文州以外,另外两个人对这个事也都不太承认。快过年的时候喻文州和黄少天上京一趟,自然是奔着王杰希这个便宜向导来的,正好叶修也休憩在家,四人一行,三个战队就遮遮掩掩的跑去吃烤鸭。叶修自打回来之后,浸淫在熟悉的语言环境里,逐渐找回当年一口京片子的英勇,说的一个顺溜。

 

  “我说老叶你们讲话到底要带多少个儿化音这些儿化音到底要放在什么位置,这也太难搞了是不是。”黄少天嘴不肯闲着,一手包着烤鸭一手往嘴里送还要开始质疑起对面两个北方人。

  叶修也慢条斯理的包着烤鸭:“儿化音这种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学几句实用的应付着就够了。”叶修掂着烤鸭隔空点拨着:“你看比如大眼的名字吧,就是王大眼儿,剑圣大大感受一下,放句末。”

  被点名的王大眼右眼一跳,心里大叫不好。

  “王大眼……鹅……”

 

  王杰希端着茶杯的手都微不可见的抖了一抖,心想自己到底是和叶修黄少天中的哪一个人建立血海深仇比较好。大眼鹅,听起来又残障又蠢,如果现在把这两个人按到片烤鸭师傅的刀下面自己大概要判几年。

  晚饭去到王杰希家里吃,一直听闻说喻文州手艺好,今晚喻文州也不推辞,就说露个拙,王杰希家中还有一两盒正山小种,也算是锦上添花。四个人敲定了这一锤子买卖就大摇大摆的回王杰希那小居室里去。冬天的罡风犀利的割着人脸,树干也抖擞着,黄少天被风吹的都没了声儿,恨不得把整个脸埋在围巾里横着走。叶修对北京的冬天敬谢不敏,身上简单套着羽绒服走的也毫不艰难,一边儿还指着对面一排排老公房和黄少天说话。

 

  “其实东城这一片儿都是大眼儿的堂口。”

  “哈啊…………?”

  “大眼儿是这一块儿的地主,他穿条巷子都有人上来交保护费。”叶修一本正经。王杰希耳根子擦过这么一句,僵硬的转过身来看了叶修黄少天两人一眼,就看见黄少天包着半张脸,就剩两只乌溜溜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王杰希,隔着围巾的嘴不知道叽里呱啦在说些什么。天寒地冻啊,冷风刺骨,西北风像刀子一样贴着王杰希的脸呼啸而过,王杰希的脸上也好似凝结了一层薄薄的霜,肃杀的像被大雪清洗的长天那样凛冽,猎猎抖动的除了路边的旗子,还有他黑色风衣的衣角。

此情此景,令人动容,也令黄少天遐想万千。

叶修拿手肘捅了捅黄少天的腰,脸色郑重的说:“看到了吧,这是黑社会啊。”

 

黄sir脸都快僵了,也不知道是被这冰锥贴骨般的寒风刺的还是被叶修瞎扯给震惊的,总之中了僵直弹一样愣了五秒之后,大吸了一口冷气,结果被呛的半死不活。王杰希入戏也很深,丢了个若即若离的眼神给黄少天,好死不死的补了一句。“不要说出去。”

 

黄少天觉得天寒地冻的地方还真是容易把人冻成精分,这两人都什么毛病。   

王杰希自然也不会幡然做色,收紧了围巾便继续慢慢跟着喻文州谈话,丢下后面嘴里揣着机关枪的两人挑针打眼。黄少天有气无力的比了个手势阻止了叶修继续满嘴跑火车:“好好好接下来是不是要说王杰希他其实是王老吉产业的总裁啦,天这么冷王杰希也应该破产了。”

“其实是王铁匠牌……”

“好了老叶你闭嘴吧!”

 

叶修算是半个票友,说起来皇城根儿下他这个年纪都能够随意唱上两句,从前王杰希和叶修到底隔着一个战队,山高水远,也不知道叶修还有这么个风雅的爱好,熟了之后发现他偶尔还喜欢叼根烟哼哼唧唧唱上两句,王杰希不谙此道,就算叶修不专精于此,王杰希这个门外汉也半句听不上来,偶尔倒是能听上两句脍炙人口的已经不错了。

叶修也没个特别喜爱的,南昆北弋,东柳西梆都能信手拈来这么一两句,但翻来覆去也唱不出什么振奋人心的,老是唱那皂罗袍啊长生殿啊情情爱爱的东西,而且一抽上烟总是扯的荒腔走板,连王杰希这个外行人都能听出一二来,况且从叶修这个老光棍嘴里唱这你侬我侬相思而求不得的东西总是怪怪的。

有一日王杰希也是憋不住了,瞅了一眼兀自哼哼唧唧的叶修,严肃的评价了一下:“挺OOC的。”

“OOC?OOC是什么?”叶修还是真没听说过这些个新名词。他的C发的音带着点儿舌音,听起来倒像个塞。

“就是不符合自己角色的事情和行为,我也不是太懂,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王杰希皱了皱眉头,他对于这些个新潮名词也是一脑门糊涂帐,自己也不兴赶这个时髦,也就曾经听柳非和刘小别说过几次,也算得上是活学活用了。

“哦……这么个意思,明白了。”叶修恍然大悟的点点头,“你有问题我帮忙,我住隔壁我姓王,哪天你说出这样的话来那也算是你OOC了是这么个意思吧。”

 

王杰希眉头打了个结,想想我现在除了没有和你对象暗通款曲之外,偶尔给你管饭还加半个人生导师,基本上也就是半个隔壁老王。于是王杰希也不情不愿的点点头。

叶修倒是得了便宜还卖乖,认认真真和王杰希掰扯起来:“你看啊大眼,我现在也没个对象,偶尔唱上一两句吧,你还非得说我什么OOC,这年头伤春悲秋都算扰人视听啦?没人性。”

“伤春悲秋这四个字和你八竿子打不到一起去,别给自己贴金。”

“我这也是提醒你啊,你看看你,也老大不小了吧,虽说今年二十有五,眼看也要奔三了吧,得操心起来终身大事儿大眼。”

王杰希简直想把茶壶往叶修脑袋上磕,平日里一个黄少天已经够自己受了转眼又招来一个祖宗。

“别成天操心买房啦,赶紧找个对象吧,我走喽。”

 

后一次叶修来的时候,老神在在的唱起了战樊城,唱完之后还装模作样的感叹了两句,廉颇老矣,尚能饭否哇。

王杰希忧心忡忡的搁下了筷子,感觉吃饭的胃口倒了一半。

叶修抽开椅子散漫的坐了下来,眼睛还朝着王杰希有气无力的挑挑,说我唱这个这不是就算不上脱离自个儿的角色定位了。王杰希抬眼看一眼他说:“再念个龟虽寿吧,你这套老将风度也算是扮的齐活儿了。”叶修琢磨了一下,“我觉得什么老骥伏枥,烈士暮年这些词儿放在我身上还是不太合适,年轻着呢,我们主任现在还管我叫小叶。”他嘬了一小口烟就笑了“这一声叫的我,哎哟喂。”他把烟头按灭在阳台的烟灰缸里,一点点闪烁的火星就这样子悄无声息的随风潜入夜。

“你要是真想听这个,我建议你开动你所有智慧让老韩给你念一个,唉说起来我一直很好奇老韩在他们霸图晚会上表演点儿什么,不会连真心英雄都唱吧。”

“你在嘉世和兴欣的晚会上会唱游园惊梦吗?”王杰希回噎了一句。

“在嘉世的时候啊…………”叶修忽然停了一停,抬头看看慢慢四沉的阴沉天幕降下来,然后擦亮了第二支烟,歪着脑袋一本正经的思忖着,然后慢慢的摇了摇头,长叹了一句。

“唉…………想不太起来了,说不定当时还拉陶轩唱过呢。”

叶修也没接着这个话题继续说下去,他呛了一口冷风混着双喜烟,一股子热气冒到四肢百骸,边咳边笑,说大眼儿你发现没有我俩每次聊天百分之六七十是在说老韩,老韩指不定天天打喷嚏。

夜长人倦难度,寒吹断梗,风翻暗雪,洒窗填户。

“能杀杀你威风的我当然要天天提。”王杰希也撑着阳台扶手,半响补了一句“而且韩队是个很值得尊敬的选手。”外界传韩文清今年这个赛季结束将要退役,霸图方面不置可否,韩文清也没有关于此事对外界发表过个人性质的言论,霸图一向是密不透风的墙,和他们的队伍成员一样。王杰希和韩文清的私交也没好到可以单刀直入问这个问题的地步,王杰希也不爱做闲言碎语的人,也只是心中潦草有了个定数。

“后面那句我勉强认可,前面一句我可附议啊。”叶修低不可闻的笑了笑“要杀杀我威风,老韩还是再打两年看看吧,别明年就坐在青岛海边儿和我喝啤酒了。”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你保护好自己后脑勺儿别被啤酒瓶砸就好了。”

    他们小时候空气还没受什么污染,还能自由自在的放两盒炮,如今眼看就要辞旧迎新,浑浊的空气里连星点儿烟火气都嗅不到。

   “说起唱段儿来,我真觉得还是智取威虎山的好,精神。我是唱不了这个,小时候我那叔叔老是唱这个,给我听的耳朵都出了茧子。”

  这个王杰希倒是听过,便也来了兴趣同他打岔。“这个倒是好,韩队像是杨子荣,你就是那凶焰万丈座山雕。”

  叶修连忙摆了摆手,说:“别介,你想想我去和老韩对暗号,我一个天王盖地虎,他一个宝塔镇河妖,即便是给我智慧给我胆我也不敢这么玩儿。”

  叶修倒也没把自个儿当座山雕看,自顾自扮起了杨子荣,歪七歪八的支在阳台上对着满眼四合的暮色就开始唱起了英雄梦,一如既往的走调,在瑟缩的冷风里配着叶修弯曲的脊梁骨显得有些飘忽,还真没什么盖世英雄的说服力。他咧着嘴哼了几句。

  今日痛饮庆功酒,壮志未酬誓不休。来日方长显身手,甘洒热血写春秋。

“拿腔拿调的。”王杰希微微耸耸肩。

 

 

十三赛季结束,世界邀请赛队伍组成人员确定,王杰希缺席让贤,韩文清正式退役。

  世界邀请赛的队伍出发之前,多事的记者在赛后采访了王杰希,请他为即将出征的年轻小将们送上祝福的寄语,微草的经理眉峰一挑,本想将这差使借口推掉,没想到王杰希也顺当的接过了题板和笔。底下的相机闪光灯闪烁着不停,韩文清正在大厅里做着最后的退役致辞,头顶的聚光灯和王杰希眼前的一样璀璨,炙烤出这个夏天第一道光与热。

  王杰希写完二十八个字之后就欠身离开了,他从特殊通道悄无声息的穿过,去那个人头攒动的地方目送韩文清的最后一场谢幕,黄少天要是看到转播里他的留言,一会儿肯定又要打电话来吐槽他自我过度包装成文化人,太OOC了。

 

  今日痛饮庆功酒,壮志未酬誓不休。来日方长显身手,甘洒热血写春秋。

 


 

——————————————————————————————————

 
 
 

  经事还谙事,阅人如阅川。细思皆幸矣,下此便翛然。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


END


终于有时间写文复健了(痛哭

今年的FLAG立的很巧妙,写遥远的他的时候是夏天,没想到广州和上海真的都下雪了

还有就是我真的去弥敦道混了半个月,好微妙

给大家拜早年

评论(48)
热度(1009)
© 鹤松|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