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松
 

【周黄】最卑微的愿望(下)

*上篇前有周队装醉吃豆腐在前,badbad


轮回有个七巧玲珑心,就是江波涛本人,周泽楷对于江波涛是非常信任的,但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敬畏的心在,他是个话术高手,往往有一些小细节需要去和周泽楷做商榷的时候不会直截了当地开口,通常都是妥帖地询问周泽楷本人的意见之后,再补充地将自己的一些看法穿插进去,周泽楷偶尔能够敏感的捕捉到自己和江波涛意见相左的场合,都能被江波涛巧妙地结合而交出一个合适的结果,周泽楷虽然寡言少语,但也不是个随意将主动权交付给别人的人,江波涛也深谙此道,因而两人合作多年自然也是从善如流。


而周泽楷很少面临这样的场合,或许许多事情被放置在在他面前之前,就已经有了一个需...

 

【周黄】遥远的他

终于,还是拿给多喜的G来混更证明自己是楷皇女友粉了


楷皇生日快乐,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预警:少天少甜不甜 楷皇前期单箭头



G市和H市距离1542公里,高铁7个小时,飞机2个小时,驾车20小时,现代交通使一切变得便利起来。



黄少天接的广告路数和周泽楷从来都是大相径庭,大半是由于良好的外貌条件因素,周泽楷比较收到男香或者服装商方面的青睐,同样也是作为硬照的海报广告居多,摄影师为了契合他的气质,选用色调庄重而沉郁,像一大片砖石的铅灰放肆地铺展开,而照片中的年轻的周泽楷还带着一种二十来岁的生冷锋利。...



 

【周黄】打错了

*BGM 王菲-打错了


请务必带着BGM食用!!!我真的爱这首歌!!!


*原梗来自 @20130111 太太,为了看文的便利就再复职一遍太太的原梗,谢谢太太的割爱!



    背景架空,黄少天和周泽楷在同一个城市工作,正在秘密交往中,连黄少最好的朋友喻文州都不知道  


    有一天黄少意外撞到头,失去了关于小周的记忆,但因为没人知道他们交往所以黄少也没发现。失忆前黄少正和出差中的周泽楷冷战,有一段时间没联系。于是失忆后的黄少有天接到一个人的电话...

 

一个很瞎的S市食客脑洞

*我发现很多好吃的,真的没有门面
*有机会,也可以来找我吃,我能吃

夏休期,广州那位来S市找楷皇玩

广州那位,神采奕奕,眉飞色舞,握着手机就开始挥斥方遒。
“周泽楷你一天到晚小笼包小笼包的我查过了你们S市最出名的小笼包在南翔你看我这个准备工作是不是特别充分”
楷皇心想,旁友侬帮帮忙。
但是楷皇毕竟只有一张嘴,功能还只抵得上普通人的一半儿,根本解释不清楚其实南翔的小笼包没有以前好吃了,就和苏州的得月楼也没有以前好吃了,不是厨子的惰性,那都是黑心商家的错。
他觉得自己应该唱一首苏三起解
好在方向盘是掌握在楷皇的手里,一路就开到了鲁迅公园,旁边的小路里。
小路里有家门面老旧的店铺,生意倒是旺得很,三伏天里男女老少都插...

 

【周黄】最卑微的愿望(上)

*BGM-张敬轩 最卑微的愿望


*一个痴情(……)的周队长


  联盟里没有什么不能饮酒的明文规定,但是出于对自己职业生涯的负责心考虑,选手们基本都对酒精不太有兴趣。更有黄少天之流仗着自己队伍里有正太,和朋友圈里晒娃的爹娘似的恨不得直接把小卢收了做自己亲儿子,没事儿就爱在小卢跟前叨叨这酒精害人不浅,喝酒误事儿,容易犯政治错误情感错误云云,不是喻文州拦着,黄少天估计一股脑就把三流官能小说中酒后乱性的细节都灌输给未成年小朋友,还美其名曰是成...

© 鹤松|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