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松
 

【一个随笔】金曲王

*私设很多的碎碎念,很早之前就想把一些私设归归拢写个小片段练练手,有挺多时间线差异的,嘿嘿


  还在做联盟选手的时候,为了保证手指的灵敏程度,半大小伙儿基本就告别了10代和20代的基本趣味,没办法对飙垃圾话畅快对瓶吹的日子总是了无生趣,于是在大排档矜持地撸完串儿之后,大家就一股脑儿进了KTV。姑娘们也憋屈,看着路上同龄的女孩儿一个个留着时髦的水晶指甲,满脑子妒恨眼红,少了做美甲的消遣,姑娘们选择去做足底按摩,来慰问一下穿着细高跟的脚底板儿,姑娘们也不是什么省心的主儿,每次组团跑去做马杀鸡,都没闲着轻飘飘在选手群里留上一句:“去做大保健喽~”...

 

【王杰希中心粮食】Around 28

*王杰希《小行星》的一片G文,七月的时候就写完了今天忽然翻出来看到,百转千回在心头~~

*依然是我钟爱的北上广三人组加上京城boy叶哥,粮食写多了都不会写恋爱了

*28岁的小王,飒


叶修在回到B市之后还算适应,跟着联盟一帮子挂着闲职的同事们精进了不少歪门邪道的江湖本事,最近不知哪门子妖风一吹又乐此不疲地兴起了看相,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叶修摸出了手机开始给王杰希发信息。

“最近学了点看相。”


王杰希眼观鼻鼻观心在床上一顿天人交战,辗转反侧还是无心睡眠,正在陷入是否人堪堪迈入中年陷入失眠危机,就听到手机不合时宜地响起了提示音,想着好生怪罪一下这个没眼力见儿的主,就看...

 

【周黄】最卑微的愿望(下)

*上篇前有周队装醉吃豆腐在前,badbad


轮回有个七巧玲珑心,就是江波涛本人,周泽楷对于江波涛是非常信任的,但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敬畏的心在,他是个话术高手,往往有一些小细节需要去和周泽楷做商榷的时候不会直截了当地开口,通常都是妥帖地询问周泽楷本人的意见之后,再补充地将自己的一些看法穿插进去,周泽楷偶尔能够敏感的捕捉到自己和江波涛意见相左的场合,都能被江波涛巧妙地结合而交出一个合适的结果,周泽楷虽然寡言少语,但也不是个随意将主动权交付给别人的人,江波涛也深谙此道,因而两人合作多年自然也是从善如流。


而周泽楷很少面临这样的场合,或许许多事情被放置在在他面前之前,就已经有了一个需...

 

【周黄】遥远的他

终于,还是拿给多喜的G来混更证明自己是楷皇女友粉了


楷皇生日快乐,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预警:少天少甜不甜 楷皇前期单箭头



G市和H市距离1542公里,高铁7个小时,飞机2个小时,驾车20小时,现代交通使一切变得便利起来。



黄少天接的广告路数和周泽楷从来都是大相径庭,大半是由于良好的外貌条件因素,周泽楷比较收到男香或者服装商方面的青睐,同样也是作为硬照的海报广告居多,摄影师为了契合他的气质,选用色调庄重而沉郁,像一大片砖石的铅灰放肆地铺展开,而照片中的年轻的周泽楷还带着一种二十来岁的生冷锋利。...



 

【周黄】打错了

*BGM 王菲-打错了


请务必带着BGM食用!!!我真的爱这首歌!!!


*原梗来自 @20130111 太太,为了看文的便利就再复职一遍太太的原梗,谢谢太太的割爱!



    背景架空,黄少天和周泽楷在同一个城市工作,正在秘密交往中,连黄少最好的朋友喻文州都不知道  


    有一天黄少意外撞到头,失去了关于小周的记忆,但因为没人知道他们交往所以黄少也没发现。失忆前黄少正和出差中的周泽楷冷战,有一段时间没联系。于是失忆后的黄少有天接到一个人的电话...

【黄少天中心】黄少天应不应该拥有一台手机

*王杰希,喻文州,黄少天三人组出没,无cp向

*私设多

*少天我爱你


首当其冲表示拒绝的是王杰希。

  王杰希每次看到显示广州打来的手机号码就觉得心好累,累的想和叶修一样摆脱手机,做一个安静的山顶洞人,或者和乡亲们一起吃海鲜的陶渊明。

  微草内部有种独特的称呼,把蓝雨战队称作广州那边儿的。这话听起来总像民国时候搞地下情报工作的,比如天津卫那边儿的。杨聪大大吃着煎饼果子说这可不关我的事儿啊。

  但大多数情况下听起来就像王杰希王队长在各个城市养的姨太太,其中数广州那房最是黏人。

  王...

 

【周黄】最卑微的愿望(上)

*BGM-张敬轩 最卑微的愿望


*一个痴情(……)的周队长


  联盟里没有什么不能饮酒的明文规定,但是出于对自己职业生涯的负责心考虑,选手们基本都对酒精不太有兴趣。更有黄少天之流仗着自己队伍里有正太,和朋友圈里晒娃的爹娘似的恨不得直接把小卢收了做自己亲儿子,没事儿就爱在小卢跟前叨叨这酒精害人不浅,喝酒误事儿,容易犯政治错误情感错误云云,不是喻文州拦着,黄少天估计一股脑就把三流官能小说中酒后乱性的细节都灌输给未成年小朋友,还美其名曰是成...

© 鹤松|Powered by LOFTER